你是晨光([标签: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是晨光》 小说介绍

她是个有故事的学霸,他是学校出名的帅哥,两个原本平行的少年却有了交集,相识、相知、吸引。初中毕业后,他去了部队,她继续学业,一别数年,书信是他们唯一的联系纽带。他爱的内敛、深沉、拧巴;她爱的纯粹、投入、痴情。
N次虐心之后,她决定放弃,分手宣言是:从此是路人,此生不复相见!他却对她念念不忘,期望在某个街头能偶遇她,梦里轮回,有次梦见她在“求救”,他没想到其时她真的深陷囹圄。。。。书中主要讲述了:旁边的同事才缓过神,有的过去把陈剑推进办公室,有的过来轻声劝福晓息事宁人。福晓自言自语的骂了句“臭流氓!”等同事们散去后,她委屈地趴在办公桌上压抑的哭出来。下班后,福晓在电话中把中午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周……

《你是晨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旁边的同事才缓过神,有的过去把陈剑推进办公室,有的过来轻声劝福晓息事宁人。

福晓自言自语的骂了句

等同事们散去后,她委屈地趴在办公桌上压抑的哭出来。

下班后,福晓在电话中把中午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周尔升。

他暗戳戳地骂了句脏话,沉默一会儿,才说话,

福晓的火气依然没消,

周尔升停顿一下,

周尔升说。

福晓很奇怪,

周尔升没有直接回答福晓连珠炮的问题,

周尔升有些不知怎么和她说,他想了想。

福晓情绪有些激动。

周尔升说。

福晓委屈着。

电话里沉默良久。

福晓一字一句的回答,但是心里觉得周尔升似乎和自己以前一直认识的那个人不一样了,区别在哪儿,又无法清晰的分辨出来。

这件事之后,福晓很少把自己工作上的事情和周尔升说起,除非他问起。

她仔细的回想过,这么多年,不管在通信期间还是电话里,周尔升很少说起自己工作上的细节,和他工作性质有关外,也和他的性格挂钩吧。

福晓觉得自己也得成长,不能事事依赖别人,即使这是她喜欢的人。她依赖的人也没有给她足够的依靠,从毕业后去接她放鸽子开始,后面的安顿消停、找工作,没有他的参与,一样可以的。

福晓事件之后,陈剑再没有单独喊她进办公室辅导她,同事们每次看见她,脸上的表情透着不可名状的复杂。

她和以前一样的工作,见到同事还是很热情的打招呼,不管对方什么表情什么样的笑容。

在试用期结束前几天,单位人事部门通知福晓,试用期到期后不用来上班了,给的理由是。

福晓心里立刻明白怎么回事,果然如周尔升所说的,要么接受、要么滚蛋。到了日子,二话没说,收拾东西,走人。

……

虽然第一份工作只有几个月,也算是有社会经验了,很快,福晓又进了新的工作状态,负责文案策划。

方芳也在中管村成功入职,而且状态不错,她真的没选择陈文博。

新的单位年轻人较多,氛围比上个单位轻松活跃不少。而且,福晓居然遇到了方芳的一个老乡,通过了解,还是她的高中同学,这个女孩叫邵梅。

邵梅幽默风趣,和福晓相见投缘,很快,俩人打成一片。有几次和福晓一起回到西山的家,邵梅和方芳的叙旧嬉笑里少不了福晓的打趣,日子平淡滑行,生活美好有趣。

方芳决定搬离西山,去离单位近点地方租房。福晓和邵梅顺理成章的同居了,她们俩也选择一个离单位比较近的地方。

房东家有个安静的院子,院子里摆了不少的花草,屋檐下还挂着两个鸟笼,一进院子大门,福晓她们就听见的鹦鹉叫声,加之房东大妈看着和蔼可亲,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地方。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她们在新家刚住下一周,北都便下起大雪。

房间里没有暖气,只能置办了煤炉、煤球、通烟管道。领了工资后,手上有银两,心中不慌,现在不用再每天晚上吃馒头咸菜。她们决定自己起火做饭,很快,小小的房间里充满烟火气息,暖暖的。

福晓小时候生过病,导致她的腿脚不能着凉,以前每到冬天,妈妈都会嘱咐她。直到现在,福晓也不敢大意的,从学校带的被褥有些薄,炉子的热度远不及暖气来的暖和。

除了买了新的被褥外,她咬咬牙,只留着够生活到下次发工资的生活费,其余的钱买了一双皮棉靴。

她和邵梅笑着说:

邵梅则打趣她:

福晓拍拍邵梅的肩。

福晓一副富姐的嘴脸和腔调。

没想到几天后,邵梅感冒了,她躺在床上没去上班。

下班后,福晓去药店,想着给邵梅买点药。看着药的价签,有些傻了,北都的药怎么这么贵,最低一盒药也得十二元,从来北都上大学,她就没生过病买过药。

她问售货员可不可以只买一版药呢,对方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回答不可以,都是成盒卖的。

福晓想说老家的医院和诊所,几片药都可以买的,但售货员的表情让她把这句话生咽回去了。

走出药店,福晓打个冷战,她想想,然后去市场,花了不到两元买了两个雪花梨,回家煮给邵梅吃。

看着邵梅低头吃梨,福晓鼻子酸酸的,感觉对不起自己的好朋友。

再次见到周尔升距离上次已经几个月,那时尚是夏天。听说福晓搬了新家,他说要来看看。

这次福晓没有拒绝,这就是自己生活的样子,一百元都开口借了,有什么好隐藏的?这么多年,自己何曾不将原生态的样子展现在他面前?

只有几平米的小屋,两张单人床分别靠墙放着,床中间是个三斗柜,既是饭桌又是置物柜。邵梅的床对面是扇窗户,窗下面便是取暖炉与吃饭的一应家伙什。

另一张床在门后,便是福晓的。

高大挺拔的周尔升跟进屋,邵梅从床沿边起身欢迎。局促的小屋子更加拥挤,转个身都会互相碰到。

福晓对邵梅说。

说着,她自己也拉着周尔升坐在床边,嗯,屋里总算不人影晃眼了。

坐下后,周尔升看看煤炉和伸出窗外的烟囱,摸摸福晓的被子,问她晚上冷不冷。

福晓指指煤炉。

看着她一脸灿烂的笑,周尔升不由伸出手,在鼻子上刮了一下。

鼻尖凉凉的。

他的手在半空停顿下,快速放下,握住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似乎这样,就能把自己身上的热度传递给她。

邵梅捂住脸,从宽宽地指缝里打量他俩。

福晓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

房东大妈适时地伸头挤进小屋,中断了她们的互损。

大妈八卦地上下打量着周尔升,笑咪咪的问:

福晓点头。

周尔升站起来,胳膊撞到门。

他没动声色地搪开福晓伸过来按揉的手,客气的对房东大妈说:

饭是在外面吃的,邵梅拒绝了他们的邀请,说自己可不愿做二百五十瓦的大灯泡。

周尔升给福晓夹了好多菜。

周尔升眯着眼,坏笑着,

福晓脸红了。

夹起一块肉塞进周尔升嘴里。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只剩下他们,在服务员一再嫌弃的眼神下,不得不结束。

周尔升催促道。

拉着他的手,福晓舍不得放开,

寒风吹在脸上,生疼。

他们躲在公交站牌后面的店铺拐角,这里可以看见公交车开来的方向。俩人都没说话,似乎一张口就会让时间飞快地流逝。

周尔升说。

福晓扬起脸,盯着他,他漆黑的眸子里映出一双期待挚热的眼睛。

回答的很干脆。

说完,福晓踮起脚,突然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转身便跑。

一回到院子里。

大妈就乐呵呵的对福晓说:

福晓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大妈接着说。

福晓也笑了,她回房东大妈道:

其实福晓心里却想着,周尔升一直就这样子的,从上学时她就知道,特招女的喜欢,从小姑娘,到老太太,不管到什么地方。

邵梅从屋里走出来,对大妈说:

房东大妈侧着头,问询地看向邵梅。

福晓笑着把邵梅向屋里推,边回头给大妈说:

大妈嘴里嘟囔着。

邵梅的男朋友是在她毕业来北都后,在找工作期间认识的,据他自己说退伍前是在部队开车的,车牌开头是甲A。

后来的交谈中也总是提起他开甲A的时光和事情,福晓暗想,肯定是他的高光时期。

邵梅和福晓在聊天中只要提起她的男朋友,俩人都用来取代他的名字。

有一件事一直在福晓的心里,不知道该不该和邵梅说,若是说了又该从何处下口,是关于甲A的。

甲A到过她们俩的家,当时还说要把自己的战友介绍给福晓,问福晓与邵梅电话尾号的区别,邵梅告诉他福晓已经有男朋友。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甲A给福晓打过两次电话。

福晓问他要是找邵梅的吗?可拨打另外的号码,甲A说就是找福晓的。她以为对方是想通过自己了解邵梅的情况,可甲A居然说只是想和她聊聊,没有想打听邵梅的情况。

第二次居然说要请福晓吃饭,被福晓拒绝了,告诉他若是找邵梅直接打她电话,以后不要背着邵梅和自己联系。

对于甲A的两次电话,福晓觉得很不别扭。她电话里和周尔升说过,想如实地告诉邵梅。

周尔升的意见是不告诉,他说万一邵梅知道后影响与甲A俩人的关系呢,二来怕邵梅会对福晓有想法,怀疑福晓私下和甲A联系。

福晓说。

周尔升说,

福晓郁闷地说。

春节马上到了,周尔升没有假期,他给父母买的东西如以前一样,让福晓捎回去。

去火车站送福晓的还有方芳,她说自己车票时间晚些,闲着没事,前一天便从中管村那边过来,俩人畅聊到深夜。

火车开动前,福晓叮嘱周尔升,出车站顺道的话就去送送方芳,这大冬天的,冰冻三尺,不及方芳送她情。

……

从火车站下车后,又转了开往县里的汽车,一下汽车就看见周尔升的父亲在那等着。

肯定是周尔升告诉家人福晓的到县汽车站的大概时间。

每次回老家,福晓几乎都会去看看周尔升的父母,不管是否帮他捎带东西。老人对她很是欢迎,还叮嘱她去北都前必须从他们那儿走。

他们喜欢和福晓聊天,尤其周尔升的父亲,拉着福晓聊起来没完。每次回北都,只要去看他们,老人还塞钱给福晓,而且是必须拿着的态度。

弄得福晓很别扭,这钱拿着名不正言不顺,不拿吧,老人的心意和盛情又难拂。

按照家里的风俗,只有订婚后,男方父母过节时才会给女方钱的。

通过与老人聊天,福晓似乎看见了周尔升从蹒跚学步、呀呀学语开始。如何渐渐长大,变成了英俊的少年及现在的样子,一路走到她的心中她的世界里的,把她的心占的满满的。

小说《你是晨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一线光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