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王爷今天娶到心上人了吗》主角容复延程兰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虐!王爷今天娶到心上人了吗》 小说介绍

一场意外,十六岁的少年遇到了他心中的姑娘;
为了自己麾下之人,少年不得不离开他的姑娘,迅速成长为冷酷无情的端王殿下。
他本以为再次相遇,是他迎娶她之时,却没想命运捉弄,
他娶了她人为妻;而她嫁做她人之妇——
注:本文虐文,但男女主双洁,本文内容包含宅斗,权谋等要素。。书中主要讲述了:容复延第二天就得等到了侍卫给他的回话。“王爷,大夫说:声音这个问题是成长中必须经历的过程,想要缓解的话可以多喝些热水;避免大声说话,否则就容易加重不适;用嗓过度的话还会导致终生声音嘶哑。”容复延听了侍……

《虐!王爷今天娶到心上人了吗》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容复延第二天就得等到了侍卫给他的回话。

容复延听了侍卫的回话,冷漠的眼神中透漏出鄙视的神情看向他:昨天还让他大声说话缓解呢,幸好自己没有听他的!

容复延还是没忍住地说道。

侍卫只能羞愧地低下头:他那个时候哪里知道变声期什么的呀!整天和自己的兄弟训练的时候为了能减少说出来的话嘶哑的感觉,总是不自觉地就会放大声音。

得到了回复,容复延就转身又回到了程家。

程家唐淑母女在院子里忙着,容复延兀自从厨房给自己倒了碗水端到院子里放下。

然后拿起斧头开始劈柴:这已经是他每天必干的活了,冬天的时候他劈了不少的柴。

多出来的柴,唐淑拿到镇上换了钱。

于是容复延和程兰除了自己的活以外又多了个活:捡柴!

之前程家为了过冬,堆了不少未劈的柴在院子里。

但是两个都是女的,又本身有很多的活,因此基本上是用多少劈多少。

不过自从容复延主动拦起了砍柴的任务,那院子里存放的柴就显得十分不够劈了。

因此,因为容复延劈柴的进度,唐淑母女也算得到了些额外的收入,过了一个不错的冬天。

容复延劈一会柴,就喝一口水。

等他劈完了柴,程兰早已经把屋子收拾完,院子扫完,又开始练字了。

容复延又去厨房把碗里的水添满,端着水碗走到程兰写字的地方。

程兰一边写着字,一边心里默默地欣赏着自己写的成果:这个弧度没问题,这个笔画和这个笔画的间距也很好。嗯,这个字写得可真好看!我可真厉害!

她是越写越开心,越看到自己写的字就越满足。

程兰蓦的感觉到自己被阴影遮盖,抬头一看,正是容复延端着碗站在她身旁检查她写的字。

程兰的声音里有些隐隐的得意,心里暗暗期待着容复延的夸奖。

容复延看了几眼:她写的字,虽然说还是有些问题,但是结构已经不错了,跟以前的字相较而言,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

容复延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发出一个音节。

程兰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暗搓搓地想着:看来他根本挑不出毛病了!赶紧夸我,赶紧夸我!

容复延言简意赅:

说完,又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程兰看着容复延说话就跟打豆子一般,打一棒子蹦几个字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容复延说完,又闭上嘴了。

程兰听到容复延的好字,虽然不是很满意他夸自己还需要自己引导。

还只是简单的一个好字,但总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满足地笑了。

——————————

这天,程兰和容复延忙完了家里的活后,跟唐淑报备了一下,两个人就背着背篮去了南边的小山上,

春天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有很多野菜野果草药等着他们采摘。

容复延拿出篮子,往篮子里塞了个水壶。

程兰疑惑地问。

程兰还是不解:虽然家里距离山上,再到那边的小河是有一段距离的,但是倒也不至于随身带水的。

不过她虽然疑惑,也没有开口问:

说着,两个人就出发了;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说着话;

当然,都是程兰在说,容复延只是简单地回复个嗯,或者干脆不回复。

但是早晨的程兰显然精力很旺盛,即使没人回应,她自己也能聊得十分开心。

就在两个人刚上了山上一刻钟的时间,容复延向前迈出的脚步突然顿住了。

容复延说起这话,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些尴尬。

而程兰觉得没有什么:人有三急嘛!很正常的事,更何况他这一路嘴就没停过,一直在喝水。

等容复延上完了厕所,两个人继续一边采摘,一边往深处走,一边聊天。

可是没过两刻钟,容复延的脚步又是一顿,这次他的脸上不仅仅是尴尬之色,还有一丝丝怒容。

程兰倒是很贴心,不等他说话,就贴心的挥了挥手:

容复延此时的脸已经完全冷了下来,也终于停止了不停喝水的动作。

但是可能最近几天喝的水实在太多,他在又一次的两刻钟后憋不住的出了一趟恭后彻底不言语了,连嗯字都不给程兰回复了。

程兰感觉有些好笑,但是还是很给他面子的没有笑出声。

好在后面的容复延再也没有这么频繁地上厕所,他脸上的冷意也渐渐消失,心底的尴尬之意渐渐褪去,再次忍不住附和起程兰的话。

甚至还会偶尔接几句话来。

虽然容复延从前都是个寡言少语,不喜出声的人。

但是自从跟程兰这个话唠在一起,说话的次数就频繁了许多;尤其是讲课的时候,嘴都不带停的。

但是最近为了保护嗓子,容复延基本没怎么说过话,憋的那真是一个难受。

没说的话就仿佛吃下去但没咽下去的饭一般一直堵在嗓子口。

容复延忍不住想着:其实也不用这么过去少言吧?我应该可以多说点的,而且我这么久都没怎么说过话了,应该没问题了吧?

于是说得话逐渐多了起来。

而多说话的后果就是,说着说着人就会忘情,忘情的后果就是不自觉放大声音,放大声音的后果就是会让变声期少年奇怪的声音完全展现出来。

而展现出来的结果,则如上。

容复延自然也听到了刚刚自己声音是什么样子,一瞬间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他立刻闭上了嘴巴,下定决心再不开口说话。

于是任是程兰再怎么说好话,保证,他都没有再开口过。

最后这一路,容复延都是沉默地采摘药草,摘满后又一言不发地带着程兰回了家。

当天晚上他就又把自己的手下叫了出来,质问他是怎么回事。

这次他的侍卫则因为上次被王爷质疑,就把关于变声期的有关问题都准备的十分充足。

侍卫赶紧根据大夫告诉自己的话原原本本地复述出来:

容复延无言,只能挥了挥手让手下离开。

同一时间,在唐淑的房间里。

程兰和唐淑睡在床上,程兰又开始和他娘聊天,说着说着,将话头扯到了容复延的身上。

程兰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边笑一边给唐淑说道:

唐淑当然知道原因:他家里也有弟弟,弟弟也经历过那个时期。

变声期的少年都有着他们自己的自尊心,自己的骄傲;像这种奇怪的变化,他们自然不愿意表现出来。

不过,唐淑并没有说出来,而是配合的问程兰道:

程兰一边描述着一边乐不可支,觉得自己找的这个形容物简直再贴合不过了。

唐淑听到程兰这样描述,也忍不住有些想发笑,不过还是叮嘱道。

程兰一边跟母亲说,一边回想着之前容复延变得奇怪的声音偷笑着。

看着自家女儿每次谈起容复延都是停不下来的笑,唐淑不得不严肃着一张脸:

程兰听见自己母亲说自己喜欢容复延,立刻有些不好意思的抱着母亲,撒娇道:

但是唐淑却不理会女儿的撒娇,而是继续说道:

唐淑说着,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唐淑的话说得直白,程兰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清楚?

程兰脸上的笑容淡了,她将脸埋在唐淑的脖颈,闷声说道:

唐淑说完,等程兰思考了一会才继续说道:

程兰的芳姨,也是唐淑的妹妹。

曾经一心想嫁出唐家庄而选择了做县城张老爷第五个妾。

本以为从此以后山珍海味,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却没想到面临的是正妻的打压和其他妾室的欺辱。

刚开始在她得宠的时候,那些人还收敛着,但等到张老爷完全厌弃后,那些人就毫无顾忌了。

等待唐芳最终的结局只有薄棺一副给她躺,碎银十两给娘家,什么也没有留下。

唐淑现在想起她那个妹妹,心里都仿佛跟针扎过一样。

唐淑是家里的老大,下面有个弟弟,再往下就是唐芳。

唐芳跟唐淑的年龄差距大,当唐淑嫁给程兰他爹时,唐芳才八九岁。

但小小的人也很清楚嫁人意味着什么:那天的唐芳哭的死去活来,就是不愿意让唐淑离开。

后来唐淑生了程兰,唐芳也逐渐长大了;

当程兰岁的时候,唐芳岁了,也是在这一年,她成为了张员外的妾——

想到自己的妹妹岁成为别人的妾,岁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唐淑就心里一阵酸涩,久久无法释怀。

程兰也清楚地感受到了唐淑的伤感,她紧紧地抱着唐淑,想要给她安慰:

听到女儿这么说,唐淑心里的伤感淡了一点。

她回搂着自家女儿:

第二天,容复延彻底不开口说话了。

而程兰的心情也有些低落,只是自顾自地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再跟容复延和唐淑说话。

刚开始容复延还庆幸程兰不跟他说话,这样他就不用再勉强开口说话了。

可是一早上,程兰竟然一句话都没跟她说,忙完自己的事情就兀自练字去了。

这下容复延不痛快了,心里开始思索:为什么今天的程兰不跟自己说话了?

难道是因为昨天自己不跟她说话她难过了?

还是她嫌弃自己的声音太难听了?

想到自己难听的声音,容复延就很是气馁:这也不能怪他呀,大夫都说了;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的啊!

既然她不找他说话,那他找她总可以吧?

虽然容复延不想说话,可是他更不想程兰不跟她说话呀!

于是他扛着斧头,慢吞吞地走到程兰身后,先用手捏了捏嗓子缓解了一天,然后清了清嗓子后,才开口:

说完,容复延在心底嫌弃了一番自己的声音:真难听!

难怪阿兰都不跟自己说话了,自己都不想听到自己的声音!

程兰抬起头,有些诧异地开口:

听了程兰这话,容复延心底忍不住吐槽:谁都能说这话,你还好意思说这话?

这家里就你屁话最多,没事都能嘴叭叭个不停。

但是见程兰这么反常,容复延并没有出声回怼:

程兰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写字:

容复延听到程兰反问自己,顿时恼羞成怒;说完后也不等程兰回复,扛着斧头继续劈柴了。

小说《虐!王爷今天娶到心上人了吗》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舒清风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