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离与原上原上江离离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离离与原上》 小说介绍

江离离是个好姑娘。
自出生开始就一直被抛弃的她性子软弱,胆子奇小。虽然每一天都活的战战兢兢,却又阳光向上,对未来充满希望。
原上是个坏学生。
横行校里是常态,打架斗殴是日常。嚣张而又放肆的他不要明天,只想拉着目之所极的一切一起堕落,永世不得超脱。
当好姑娘寄住在坏学生的屋檐之下……
多年后
我原上,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江离离。
只能选一个呢。
身在国,心在家,不求青山埋白骨,但求马革裹尸还。书中主要讲述了:原上离开小巴黎后,二凤着手办这件事。除了当天原上狠打的那几个人,还有她现在依靠着的靠山陈老板。又是撒娇又是闹脾气的把小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都用了一遍,终于把人请动,把日子定下了。然后,把心放下了。……

《离离与原上》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原上离开小巴黎后,二凤着手办这件事。除了当天原上狠打的那几个人,还有她现在依靠着的靠山陈老板。又是撒娇又是闹脾气的把小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都用了一遍,终于把人请动,把日子定下了。

然后,把心放下了。

二风怕年纪小小的原上吃亏,她是真把原上当弟弟。

当然不是无缘无故。

一是因为她初初开起小巴黎时,被几个混蛋困在包厢里闹,衣服都拔掉一层了,是来玩的原上抹起酒瓶子给解的围。

二是她和原上有差不多的原生家庭。

不,准确来说是还不如原上。

原上只是生父多年不归,二凤却是被猪狗不如生父亲手推进火坑。

原上有救,她不想这个弟弟走上邪路回不了头。否则,不会同意他来看场子,把他放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赔礼宴的时间定在周二晚上,地点放在了陈老板的酒店。

陈老板五十多岁,长的龙马精神。特别是那双眼,看人时似刀子似的,能把人捅穿。现在对外是青年企业家,手下多家酒店酒吧,其实底子不干净。

每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人,处于灰色地带,吃的极开。陈老板在B市算不上这方面的翘楚,可压眼前这几个人足够了。

人到齐,那天被打的五个人坐在陈老板右边,二凤和原上坐在陈老板左边,泾渭分明。

彼此都对陈老板点点头,算是对这个中间人的认可。

服务员把菜上齐,二凤拿着酒杯站起来,摘敞亮话说。

对面那五个人为首的是坐在陈老板身边的,叫张航。

其实张航在看到陈老板坐在桌面上时,就知道今天这事是个什么结果。只是凭白被个毛头小子打一顿……他也是四十来岁的人了,再说,身边还有几个管他叫哥的狐朋狗友呢。

所以一时间没接这个话。

原上一笑,站起来,从背包里拿出一根棒球棍,放在了桌面上。

张航脸色微变,看向陈老板,

原上微微弯身,手指按在桌面上,一旋,就把那根棍子转到了张航面前,然后抱拳,

原上右手握拳,捶捶左胸,

二凤忍不住伸手去拉原上胳膊,原上看都没看。她又去看陈老板,陈老板头都没抬。

她在看陈老板,张航也在看陈老板。

空气沉默了足有两分钟,张航动了。他站起来,从桌子中间拎过两瓶红一瓶白,开了瓶,放到桌子上转到原上面前。

坐下后一指,

原上嘴角的笑意浓了,

抓起红酒,对瓶吹。

一时间没人说话,整个包厢里只有原上往下咽酒的声音。咕咚咕咚,像喝水一样。

一瓶红酒喝完,原上脸和脖子都红了。他拿开瓶子向下控,用拇指抹了嘴角的酒渍送进嘴里。

放下空酒瓶,把那瓶白的握在了手里。没多余废话,扬起脖子继续喝。

二凤拿起雪茄给陈老板点烟,脚蹭在他腿上,频频使动作。

陈老板吸了口,咳嗽了声,道,

二凤连忙拽原上,原上放下酒瓶,对陈老板笑,

张航,

原上双手合实,眼睛里全是红血丝,

拿起没碰的那瓶红酒,原上给几位一一满上。

陈老板没喝,只扭头对二凤笑笑,起身走了。

原上半斤白酒的量,虽然后面喝那几口白的不足半斤,可加上前面的一瓶红的,已经是超了。

饭吃到最后,他舌头有些僵。在二凤给张航敬酒时,他凑到一个男人身边。先倒酒,再拿出手机,打着酒嗝道,

这男人就是刘美娜爸爸身上下来的那个人。

加了微信,搂着肩膀又哥哥弟弟,叔叔侄儿的叫了一通,席散了。

二凤要陪陈老板没法送原上,要给他打车。他挥挥手,和张航攀着肩膀出去了。

风一溜,酒略醒。把那五个人挨个送上出租车,原上对远处招了下手。

等了大半个晚上的刘洋和张凯从远处跑了过来。

两人一左一右扶住步子不稳的原上,叫了出租车往里塞。

下了车,一顿吐。

刘洋忍不住道,

原上,陈淑兰的照片被贴了满校都是,被无数人骂,他能无动于衷?

陈淑兰是谁,那是他妈!他亲妈!

刘洋不在问,

张凯,

马上就要期中考试,江离离复习到十二点才睡。刚迷糊着,就听到外面传来动静。

她知道,原上回来了。

本想不管,可折折腾腾就是打不开门。然后,传来一声敲击声。

江离离怕把陈淑兰吵醒,连忙出去把门打开了。

楼道里的灯依旧没修,刘洋就拿着手机照亮。

手机的光亮往里一晃,扶着原上的张凯把嘴张大了,

刘洋也惊住了,然后看原上,

原上挣开两人,扶着门框进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江离离连忙扶住,回手把门关上了。

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同学,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打招呼。

原上进卫生间又吐,没吃东西,吐出的全是酒和胃液。吐了好一会儿,胃都要呕出来了,不吐了。爬起来冲了马桶,开始洗漱,又是刷牙又是洗脸,拿着花洒往头上浇。

江离离本不想管他,可看他折腾完卧在洗手间狭小的地面上喊冷,又有点于心不忍。

蹲在一旁,她抖着手像点易爆的炮竹那样戳原上,

戳了好几下,原上昏沉沉睁开眼,动了,四肢着地的往起爬。

江离离长松出一口气,还好还好,没炸!

原上站不稳,她扶他,磕绊着把他扶回房间。

一开灯,小小惊讶了下。

江离离没有进过男生房间,不过下意识觉得,应该是脏的,乱的,不修边幅的。

却不想原上的房间不仅不乱,还干净整洁。原上的房间比江离离的大上一倍还多,靠着厨房那面墙,有一面墙的书柜,里面满满登登全是书。

靠窗的地方是书桌,上面竟然还摆着高二年级的课本。

江离离把原上扶到床上就想离开,却不想原上头沾到枕头那一瞬,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眯着眼呼吸片刻,把眼睁开了。看着站在床边的江离离,问,

江离离小步的往门口移,

原上,

江离离小小声,

原上抬头看灯,

江离离,和醉鬼要怎么沟通?她没经验啊,好着急!

原上把满是酒气的T恤甩下去,

江离离一声惊叫噎在嗓子里,抬起手把双眼挡住了,

一滴水落在脸上,江离离缓缓落下手,看到原上就站在自己身前,一下子靠在墙上。

原上伸手把门合上,单手拄在江离离脑侧把她困住,十分不悦的问,

江离离心都要抖出来了,连连摇头,她吓的快要哭了。

原上把门反锁,一回手,将钥匙从打开的窗户扔出去了。

江离离真哭了,

原上贴近江离离,睫毛微垂,望进她眼眸里,眼睛很亮,里面有个他。

江离离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转而,又变的刹白,咬着嘴唇发抖。

原上靠近,再靠近,嘴唇马上碰到江离离的鼻子尖,

江离离闭上眼,

身前的阴影没了,江离离小心睁开眼。只见原上走回到书桌前,往床上扔课本和习题册,嘴里念念有词,

扔了一堆,终于找到。坐在床上一角,他翻到江离离说那一页,扔过去,

江离离没指着这个醉鬼真的会,可眼下被锁在这个屋子里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从床边摸过一件衬衫扔给原上,她拿着习题册,说了哪个地方不会。

原上穿上衬衫,双手环胸,目露讽刺,

江离离就不服气了,她中考化学考了五十九分,差一分就满分!

原上又开始翻书,翻初中三年级化学课本。然后占据一方天地,开始给江离离讲中学化学。

江离离最开始还在听,半个小时后,坐在床边打起瞌睡来。

快凌晨一点了,她是真的困。

刚要睡着,原上一本书砸醒她,

江离离激灵一下醒了,慌忙点头,

原上,

江离离要气哭了,她真的不应该好心送原上回房,她应该让他在卫生间里冻死。

原上翻出那道题,看了足足五六分钟,说了句也是初中知识,又开始讲初中物理。

讲到一半一抬头,发现江离离已经蜷缩在床的一角,抱着那本化学习题册睡着了。

她的睡衣是长款,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睡裤已经变成七分裤。蕾丝边的裤脚裹在小腿上,露出白嫩嫩的半截小腿。

原上看了会儿,推开满床的课本附身过去,近距离看少女长长的睫毛和即使是睡着也抿的紧紧的嘴唇。

他还是亲了,而且舔了舔。

嗯,比酒甜。

小说《离离与原上》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榴莲是只喵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