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期如晤》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江长霖玄宸小说全文

《归期如晤》 小说介绍

江长霖,雍阳城中最特殊的皇子。命主紫宸,自带功业,六岁被神主玄宸带回仙山养在身边,十年不到便结出元灵,可凭剑气御九霄,上佳的皇位继承人选。
然而世人对他的评价只有一句——
可惜
可惜他母族本为北荒奴,难登大雅。
可惜他父皇要作万年青,贪恋权位。
熵帝:吾儿既然命硬,不如去克一克咱家神主。他死了,我当老大你排老二。
四海洪流荡不清冤罪,浊不净人心。天地要你死,我偏要你活下去!
疯批腹黑 X 碎嘴流氓。书中主要讲述了:玄宸带着人回到竹林深处,天边已经远远泛起鱼肚白。江长霖身上分不清是水还是冷汗,涔涔湿透了衣衫。碎发黏在额头上,遮去半张圆嘟嘟的小脸蛋儿,只露出嘴角两个浅浅的小梨涡。只因没有被抛弃,这孩子竟然在昏迷中也……

《归期如晤》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玄宸带着人回到竹林深处,天边已经远远泛起鱼肚白。

江长霖身上分不清是水还是冷汗,涔涔湿透了衣衫。碎发黏在额头上,遮去半张圆嘟嘟的小脸蛋儿,只露出嘴角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只因没有被抛弃,这孩子竟然在昏迷中也如此心满意足。

玄宸心里突然软下一角。对于他这种天生保护欲过剩的男人而言,脆弱和依赖往往是比美色更能撼动心弦的东西。

他伸手替江长霖理了理额前碎发,孩子的发丝又细又冗,柔柔地纠缠在他指缝间。

他捻起一缕碎发掖到江长霖耳后,指尖扫过耳垂上,突然被那鲜红的朱砂小痣扎在眼里。

玄宸不无爱怜地捏起那颗小痣揉了揉,忍不住牵起嘴角,捧着眼前瓷娃娃粉雕玉砌般的小脸儿,轻声唤着:

高热虽然退了,但江长霖被折腾惨了,从跌进玄宸怀里一直都在迷迷糊糊的睡着。此刻被人唤起名字,也只是从喉咙里吭了一声,双目依旧紧紧闭着。

看这孩子一时半刻还醒不过来,玄宸把他抱到石塌边俯身放下,有心让他舒展开筋骨睡得舒服些,起身时才发现自己的袍袖始终被江长霖一双小手死死攥着。

玄宸轻轻向外抻了抻,江长霖被顺势拉着翻过身来,将他半幅泡袖都压在身下。

凰天神主应该想不到自己会有为半幅袍袖为难的时候。

他既不忍心吵醒这孩子,又没人间帝王挥刀短袖的魄力。撑着腰身纠结良久,干脆贴在江长霖身侧躺下,把他小小的身子整个罩进怀里。

孩子的心跳声带着种特有的蓬勃韵律,隔着薄薄的胸膛,一下下敲击在玄宸身前。

玄宸突然发现自己身下睡了快一千年的石床竟然这么硬,硌得他如坐针毡。

来云境这么久,觊觎他天生神姿的精怪四海皆是,但个个终因忌惮创世神威仪不敢僭越。

敢如此嚣张大胆拉着玄宸陪睡,这小东西属实是第一个。

可即便是个毫无侵犯力孩子,咫尺之间完全陌生的味道也令玄宸感到促狭。

奈何玄宸每往外挪动一点,江长霖就会往他身上更蹭近一些,像是梦里都在怕他跑了一般。

玄宸放弃抵抗,干脆将一条胳膊垫在江长霖脑后,彻底将人环进怀里,

没想到这孩子三两肉都全都生在了脸上,肩膀骨头顶在玄宸臂弯里,硌得他生疼。

玄宸才意识到木云栖说的没有错。

想要和这孩子朝夕相处,住在山洞里确实不是长久之计。

江长霖是个凡人,心里头藏着悲恐忧思。他需要的不是灵息充沛的自然洞府,他需要一栋房子,一个凡俗意义上的家。

可这偏偏是玄宸不擅长的。

他要是能分清世间七情六欲,也就不至于跑来云境历这趟尘劫。但转念一想,也许这正是他和这孩子结缘的意义所在。

玄宸来云镜许久,始终不能勘破世俗人情。如今有缘能亲手养育一个凡人孩子,何尝不是他完整自己的机会?心念及此,玄宸也便欣然闭上了双眼。

江长霖不知一觉睡了多久,醒来时看到眼前衣襟上的金羽纹,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金羽纹乃是神主象征,镐都内外,江长霖只在两个地方看到过。

一是他父皇的朝服旒冕上。二就是前不久被人绑了祭天的白塔金顶上。

江长霖还没从梦魇中完全回过神来,只想着冒犯父皇是个死,被人当成祭品绑在塔尖上还是活不成。当下又惊又怕,鼻头一红,眼瞅着就要掉出眼泪来。

玄宸在他睡得红扑扑的小脸蛋子上捏了一把,下手没轻没重,吓得小长霖泪珠子含在眼眶里打转儿不敢往外掉,倒是彻底疼清醒了。

他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绕着洞里上下转了三圈,最后回到玄宸胸前金羽纹上。

不等玄宸开口安慰,小长霖突然从他怀里爬起来,退后两步,跪在他身前磕下一个响头。

这回轮到玄宸突然吓一跳。

长霖埋着头,毕恭毕敬答道:

玄宸只觉得这小家伙直憨憨颇招人喜爱。

江长霖抬头,扑扇着一双干净透亮的眸子看着玄宸问:

玄宸说话肆无忌惮惯了,不知该如何跟个屁大点儿的孩子解释生死,只好岔开话题道:

江长霖一愣,

江长霖羞着小脸点点头。

玄宸也不起身,只是笑着捧出一坨黄泥巴递到他面前。

江长霖乖巧,也不多问,小手一顿忙活,各种形状的泥巴丸就被摆再玄宸面前。

江长霖边介绍着,边把两根泥巴搓的细棍递到玄宸面前,

玄宸看着颇具形态的泥巴丸子,眼中欣喜。

他煞有介事地接过泥筷子,

说罢,玄宸抓起一把黄泥朝洞壁上甩去。泥点溅落之处,洞顶四壁开始片片驳落,漏出后面白墙黑瓦,檐角飞斜的一处院落来。

二人身下石塌化成两只红檀香木雕出来的坐鼓,迎着晨曦摆在庭院正中,面前有张圆桌,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和粥。

江长霖被眼前戏法儿惊得合不拢嘴,死死扯着玄宸袖子,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也被戏法儿变成个什么东西。

玄宸在他头上抚弄着安慰道:

江长霖懵懂点头。

玄宸把手中一双象牙筷子交给江长霖,

打发了小不点儿,玄宸便往山门外迎去。

他原本只想幻化出一座小院儿,起居用度能够拉扯个孩子就好。没想到息壤果然不是凡俗间该有的神物,甩开就是山环水绕,落地动静确实大了点。

玄宸无奈地挠挠头,这回惊动了鹿吴山中那碎嘴子地仙,少不了又要被一顿聒噪。

山门前果然立着一位小老头,低矮的身上拖着深赭色道袍,须发全白,脸上褶子里填满了同修为不相符的慌张惊诧,正探头朝里面张望。

见玄宸出来,忙点着木仗凑上前来见礼:

玄宸掸掸手上泥灰,随手抻起地仙的长胡子戏谑道:

大概是在鹿吴山呆得久了,亦或品级相差实在悬殊,看得出玄宸跟这位小小地仙豪不见外。

地仙个头儿还没玄宸腿长,跳着脚从玄宸手里夺回自己的胡子,一脸委屈道:

玄宸嬉笑着在地仙头顶一顿胡弄,丝毫不怕招人膈应。

地仙陪着笑脸,心中暗叹凰天金翅鸟恃宠而骄的恶名果然不白来。

创世神是得有多疼他,下界历个劫而已,恨不能把上清天值点钱的宝贝都给他带在身上。纯火可是太阳源,威势足可扭转乾坤,赏他三颗还嫌不够,竟把上古伏羲氏筑山填海的息壤也给了他,隆宠可见一斑。

但凡不是这咋咋唬唬的性子,有神尊这般爱护,玄宸在天上也不至于混成个万人嫌。

如今劫期都快到头了,眼见他脾气秉性丝毫没有收敛,连房九龄都替他捏把汗。

玄宸笑笑,凤眸里挑着轻蔑。

玄宸想起上清天那一张张装腔作势的老脸就厌烦,没好气道:

看着房九龄满脸不可思议,玄宸突然有些惆怅,他到底是给外人留了个多么孤僻自闭的印象。

房九龄脑袋摇成拨浪鼓。说罢,也不等主人首肯,往玄宸胳肢窝底下一闪,小短腿跐溜一蹦就进了山门。

刚踏入山门,一股清冷的松木香气便扑面而来。味道像是晨雾般轻盈,还兀自沾着些山间凉意。

玄宸其实是个念旧情的。自从木云栖走后,他无论走到哪,身边总会揣上这股木香。

院中房舍不多,前后开阔,楼台之间有素净石板小路相连。小路两侧空地没有多余景观,只是植了些罗汉松,别有一番天然型格,给这古朴雅致的院落凭添几许生机。

一路往里走,耳边渐闻水声潺潺,行到深处,逐渐变成碎玉之声。只见一眼活泉自崖壁苍松翠柏间飞出,依着山势叠出个飞瀑。

院墙一直延伸到崖壁下,将万丈高崖也围在了院中。飞流直下,便在院中落成一眼寒潭。

房九龄向来最得意自己地盘上这眼仙泉,如今能得玄宸青睐,传出去也够他在三山四海间吹嘘一阵子。

他捻起胡须,一路望着水流从高崖深涧中倾泻而下,激在潭底岩石上,漱玉吐珠。珠玉相撞化成水汽,氤氲在水面上,袅袅蒙蒙看不清潭中景像。

潭边一块大白石,刻着二字,想来是玄宸为此潭撰的名。

霜边涧水多成玉,老松何日不幽禅。

二字用得妙极,房九龄忍不住暗自叹许:

这金翅鸟看起来大剌剌没个正经,内里竟也有几分灵秀。无怪乎神尊出入三界到哪里都要带着他。

有这么个锦心秀口玲珑面的灵宠常伴身侧,创世神的乐趣他这等下界小仙哪里想去……

这反而更叫房九龄不解。他守着鹿吴山几万年,山中精魅灵修数遍了也找不出哪个能当得起凰天青眼。

正思忖着,发觉雾气中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端坐桌前,正规规矩矩低头小口吃着什么。

地仙反复揉了揉眼珠子,

玄宸抬腿在房九龄屁股上踹了一脚,道:

房九龄愈发不忿。

玄宸懒懒倚在月门上,朝山下方向努努嘴,

地仙忍不住嗓门更高了。

房九龄替玄宸这糊涂点心不值,气得原地打转,跳着脚指在玄宸鼻子上骂道:

见他真急了,玄宸收敛起满身懒散,正色道:

房九龄将手中仙仗一把杵进脚下,地面随即剧烈颤动。水雾被搅散,露出后面孩童一张不谙世事的稚嫩脸庞。

小说《归期如晤》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大梦易经年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