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田诗云何以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

小说:[db:分类]

作者:阿唯唯

简介:穿越成女将军,十八般武艺样样不精通,完全废物一个,回不去军营只好隐居村落做起小富婆,谁能奈我何?哈哈

角色:[db:角色]

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

《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睁开眼睛,憔悴的不行,眼中带着伤感直直的盯着上方,眼泪自己从眼眶里跑出来,女将军在外征战,思念亲人的感受,她再一次感同身受,战场上的强撑,恐惧,无奈,焦虑,她都清楚的感受了一次。

铃铛在一旁伺候,其余的都去铺子里了,玲珑看到诗云这样着急的问

诗云转过头看着手里拿着糖块的玲铃铛,忍着身上的疼痛坐起身抱着铃铛放声大哭,这种压抑是她上辈子高强度工作带来的压力是不能比的,说不出的委屈。

铃铛也跟着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诗云松开铃铛,看到铃铛肩膀湿了一片,还有自己的鼻涕,噗嗤一笑,铃铛也擦了擦眼泪把糖递给诗云

诗云把糖放进嘴里一口气把药喝下去后吧嗒吧嗒嘴说

铃铛低着头说

诗云看着铃铛说

铃铛笑笑说

诗云叹了口气继续说

铃铛低着头不再说话。

诗云突然说

铃铛红着眼眶抬头说

诗云感动的说

诗云累了躺下一会睡着了,铃铛悄悄地去自己屋里拿来布,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做衣服,偶尔抬头看看诗云有没有情况。

晚上诗云醒来感觉好多了,又喝了一碗药。

诗云喝完药对铃铛说

铃铛笑着应声端着药碗就走了。

铃铛回到宿舍二喜就阴阳怪气的说

春夏秋冬四草看着铃铛,眼神里也是不一样的。

铃铛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说话,什么都默默忍受,省的给诗云添烦恼。

天一亮诗云就起来了,敲了敲女生宿舍的门小声的喊

这时二喜点燃了屋里的油灯,春草把门打开,铃铛在着急得穿衣服。

诗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几人除了二喜不高兴的起来,剩下的都高高兴兴的。

诗云带着几人来到街上,先去买了活虾,又买了一包糖和衣服赔给铃铛,又买了金针菇和小米辣,又买了花生和芝麻,给春夏秋冬买了两匹布说道

夏草笑呵呵的说

几人因为得到了好处都高高兴兴的,只有二喜什么也没得到。

回到铺子诗云开始做手擀面,又把芝麻洗了两次倒进锅里翻炒至金黄,又放进香油和花生捣碎就变成芝麻酱了,把手擀面煮熟凉水过一遍,倒入芝麻酱和小米辣,把金针菇和虾煮熟,虾剥好放在碗里,金针菇用油稍微炸一下,接着放进两叶煮好的油菜放在上面,做了两碗,盖好盖子端上楼。

敲了敲门

何以安正着看书,旁边的随从在收拾行李。

诗云进屋把盘子放在桌子上说

何以安放下书微笑的看着诗云说接着又说

长治拿着碗到旁边的小桌子去吃。

何以安看这面很有食欲夹起一筷子就要吃。

诗云连忙阻止抢过碗筷说

长治不外动看着诗云,何以安却看着自己的手,刚刚被诗云触碰,他一点都不想躲避,反而想握上去。

诗云搅拌着面说

长治学着拌了拌吃了一口就夸赞

何以安吃着诗云拌完的面同样笑嘻嘻的说

诗云乐呵呵的说

何以安一边吃一边问

诗云说

何以安和长治都愣住了,何以安最先反应过来问

诗云以为两人是以为自己姓诗而呆住,但自己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自己的真实姓名,便说道

何以安继续吃面心想着,战死的女将军田诗云已经被埋了,而且姓田,可能是巧合吧。

何以安吃完面说

诗云接过碗说

拿过碗就出去了。

长治走到何以安身边小声叫着

何以安摇摇头说

长治说着

何以安点点头说

诗云端着面又进来了说

说完就出去了,又重新煮了两大碗装进食盒,提着食盒出来看到何以安二人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把食盒放到马车里和二人道别,回到铺子里铃铛说

诗云接过银票说

铃铛上楼去打扫卫生去了。

这时荷花三人赶着驴车来送牛奶,诗云紧忙说道

是做的带着荷花阿大阿二去采购了。

给三人买了布让回去自己弄,又买了一些先吃留着晚上带回去,接着又买了牛羊肉和猪肉,买了一些田鸡,突然想起来平湖还下着网呢,问道

阿大说

诗云生气的说

阿二说

诗云几人在厨房忙活处理牛羊肉,田鸡诗云不敢弄,就叫阿四弄了,配了做了调料,洗青菜,做了个清汤的锅,大家围在一起开始涮火锅,喜欢吃辣的就在调料里加小米辣,个个吃的嘶嘶哈哈的。

[db:广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阿唯唯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