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新婚夜,丑娇妻藏起百亿物资宣秀秀孟铁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六零新婚夜,丑娇妻藏起百亿物资

小说:[db:分类]

作者:凌萌宝宝

简介:有空间的小孤女宣秀秀,打算回乡下低调做富婆。
一朝收穿越预警,她疯狂囤积物资。
然而她穿进无敌男主六零年代文中,成一注定早死女炮灰。
开局被养母卖给癞子,人送外号“女钟馗”。
珍爱生命,远离男主。
她当机立断与提亲男同志闪婚,这下总不怕吧。
祛痘养肤美颜,在饥荒年代谋生存,谋出路。
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
谁知,结婚证下来,宣秀秀看到老公真实姓名,瞬间傻眼。
请问,现在兴离婚吗?

角色:[db:角色]

六零新婚夜,丑娇妻藏起百亿物资

《六零新婚夜,丑娇妻藏起百亿物资》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宣秀秀问。

黑洞洞的门外,挺拔的身影像铁柱杵着,像要戳穿这一方狭小的空间。

一双黑眸亮堂得像两把火焰。

孟铁生眼神冰冷。

他淡淡道:

他目光扫了扫宣秀秀黑不隆冬,满是补丁的破烂衣衫。

宣秀秀从善如流。

她身上衣服打满补丁,补丁盖着补丁,就跟乞丐装一样。

哪怕空间有漂亮衣服,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拿出来穿。

孟铁生还不错嘛。

他连这点小事儿都安排上了。

她含笑不语,等他离开。

孟铁生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跟孟鹤平交流过。

在三叔前,他隐藏了心中的疑惑。

一切不明朗前,他不想打草惊蛇,只对三叔说他当时受伤,险些活活渴死,被小丫头喂了一口水给救了。

他见宣家为难小丫头,这才出手报答一口水的恩情。

三叔听了唏嘘不已。

但三叔小心翼翼道:

孟铁生自然明白厉害关系。

他本不想娶亲。

妻子这个名分给谁都一样。

他颔首道:

孟鹤平没意见。

再怎么样,孟家给宣秀秀一口吃的还是办得到的。

谈妥后,孟铁生在考虑,怎么将这件事告诉她。

他担心宣秀秀认死理,非要一路跟着他。

那就怪不得他心狠。

想着,他竟一时忘了开口。

黑夜的空气,静谧又燥热。

宣秀秀见他不走,有点纠结。

这年代青年男女结婚,哪有什么自由恋爱,顶多结婚前在亲戚朋友的簇拥下,男女方远远看对方一眼,大多数连脸也不一定看得清。

尽管如此。

新婚第一晚打扑克,也是天经地义。

可她不行啊。

没任何感情基础,让她跟孟铁生圆房,她做不到——

她得同他说清楚。

他们可以先培养培养感情,等她完全敞开心扉再做一对真正的夫妻。

不过孟铁生仿佛想到什么事,临时变卦了。

黑灯瞎火的,他丢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去。

宣秀秀。

她实在摸不透他。

按说他的气质长相与孟家真的不一样,完全没有村里男人的干瘦与粗糙,反而过分帅气了。

脾性不一般的冷。

他看人的眼神刚猛有余,威赫沉沉,像个没有感情的威震天。

怎么有种感觉呢?

他真的是孟家湾的人,孟家湾的魂吗?

宣秀秀捏着下巴沉思。

她没什么跟男人相处的实战经验,也不懂怎么斩男,大多数时候就在电视或者小说里磕磕CP。

她磕的每一对儿,开局就宠,一路甜甜甜。

可貌似现实跟磕CP不太一样啊。

她跟这天降的老公,好像不太来电……

不过,宣秀秀又想到一点,一般人对着她这张脸,基本不敢看第二眼,孟铁生算不错。

他全程没任何异样。

较之一般人,实属优秀。

所以,只要他不太坏,两人好好相处就行了。

宣秀秀想通了,就回屋睡觉。

旦日。

窗户外的虫叫唤醒了她。

宣秀秀匆匆起床,进空间洗漱一番,又在痘痘上抹了点药膏,等药膏吸收不见了,这才出来。

她出门后,迎面碰见端着吃食的王香莲。

王香莲热情地招呼她。

宣秀秀中,前几年一直在大队吃大锅饭。

不过从上半年开始,地里干旱,收成差,上缴任务重,公社大锅饭在凌河一带支撑不住,大多数人饥一餐饱一餐的。

吃糠咽菜是常有的事儿。

她好奇孟家早上吃些啥,所以跟着王香莲进了小小的厨房,等她进去才发现小木板桌边早已坐了两人。

孟铁生和孟鹤平。

叔侄俩手边一人一碗红薯稀饭。

桌正中心摆放着一小块腐乳,十来颗黑乌乌的豆豉……

王香莲将一碗红薯摆上。

她笑着又拿出一个碗,夹两块红薯到碗里,笑着招呼宣秀秀:

宣秀秀默默接过碗,吃了两块红薯。

昨晚天黑,她还没注意,但青天白日她发现王香莲脚脖浮肿,走路也不是很稳当,这很明显是营养不良造成的浮肿病。

她见王香莲一直进进出出,却没有坐下来吃饭的样子,喊了一嗓子。

孟鹤平道:

宣秀秀。

她听老孙头提过一嘴,说他爷爷为了给小辈省一口吃的,常常白天黑夜地硬抗,实在饿不得才会吃上几口,结果没两年患上浮肿病就死了。

以前,宣秀秀当笑话一听而过。

当她真实面对淳朴,善良又隐忍的王香莲,心底并不好受。

孟铁生喝了一口粥,淡淡道。

听到这话,王香莲急急凑上前来。

孟铁生道。

孟鹤平沉默不语。

他叹息一声:

孟铁生眼神透出一丝寒光。

他自然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国内外形势不乐观,他们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努力从外面拉资源……

早饭后,宣秀秀跟着孟铁生孟鹤平一道,坐上村里出行的骡车,一行人上了城。

等他们到了供销社,孟铁生倒是不吝啬。

他展示过介绍信后,在柜台扯了尺布,准备让王香莲给宣秀秀做一身衣衫。

宣秀秀眼神乱跳。

心痒痒。

供销社里供应的货物齐全又精巧,很多东西质量挺硬的,柜面上摆放着后世拍卖到万一瓶的木塞挂釉茅台,还有后世炒到千万一张的天价邮票……

她好想血拼一场。

可条件不允许啊——

有人不说,她没票没现金啊。

收回目光时,无意对着墙上一件白底碎花布拉吉多扫了两眼。

她挺惊讶的。

想不到这时候的裙子,款式挺新潮的嘛。

简单的圆领,宽松袖,腰间还有一根系带,裙摆得长到小腿肚。

孟铁生忽然开口。

接着,他抽出四块五角钱,连同布票一起摆上柜台。

柜台售货员开心点头。

男同志长得好生俊俏,出手又大方阔绰,连她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只是,他身边的女娃太丑了,看着不像兄妹,该不会是两口子吧。

如果是这样,男同志太吃亏了。

她替孟铁生不平。

丑女都能嫁个俊的。

她们这些出挑的,咋就没遇到这种好事呢?

越看,怨毒的眼神越分明了。

宣秀秀一开始在扫货。

等她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恶意在身上扫荡时,扭头一看,她就发现售货员在向孟铁生兜售茶艺呢。

同时,对方看自己的眼神,那叫一个鄙视。

宣秀秀顿时不开心了。

她站在孟铁生身前,一脸的不悦道。

[db:广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凌萌宝宝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