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营业唐箫霍东辰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说:重生后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营业

小说:[db:分类]

作者:二月风声

简介:【重生+甜宠+偏执➕团宠】
唐箫死了然后当了一年的鬼。
上一世,唐箫是京城名媛圈的高岭之花,清醒又傲慢,是个妥妥的人生大赢家。可谁都没想到她赢了一切却在婚姻上输得一败涂地
当了一年鬼,也不知道感动了哪位心软的神,她重生了。
她不计较一切,决心过好这一世,自己的老公自己疼,所以努力改变自己的人设,努力营业当个好太太。直到某天,霍某说“宝贝儿,别为我改变自己,我想要的是那个洒脱不羁的唐大小姐。”

角色:[db:角色]

重生后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营业

《重生后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营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唐箫光着脚慢慢移到霍东辰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霍东辰斜了一眼那双脚,不留痕迹的倾身将手里的杯子放在茶几上后才淡淡抬头看了一眼唐箫,继而又去看报纸了。

见了霍东辰淡漠的眼神,唐箫简直有想哭的冲动,她知道他这样都是她造成的,但是她完全知道这样只是他表面表现出来的,他是喜欢她的。

这就是那个在自己第一个祭日平静起床,刮胡子,挑选衣服,去墓地看她跟她说话,在她面前哭泣,最后自己结束了自己生命的男人,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都没放弃自己的人……

唐箫轻轻的唤了他一声,就像认错的小孩儿。

这样略带着讨好的语气,霍东辰感觉自己的心尖都在颤抖,做梦的感觉,看报的眼睛顿时一花。

霍东辰看着报纸幽幽的说:霍东辰深深的睨了她一眼:那眼神充满了认真。

唐箫被霍东辰这个眼神吓到了,她喉咙发紧,连忙解释:

她的解释她自己都觉得无力。

这真的不是她想离婚而耍的花招啊。

今天是霍清州和苏媚结婚的日子,她的确是去酒吧买醉的,但是后来就不是了,因为她刚好重生到了这一刻。

要是让她选,她绝对选两人刚领证那天,她会打扮成他喜欢的样子,会牵着他的手走进民政局。

每天围着他转,给他做饭,洗衣,给他生崽……

说见到霍东辰这样冷冰冰的样子心里不难受那肯定是假的。

这个男人到底对她有多少爱才经得起自己上辈子那么折腾啊。

唐箫心里泛酸,呛得她不知所措,她有苦说不出忙着说:

霍东辰没说话。

三四秒过后,唐箫缓缓蹲下,她半蹲在霍东辰跟前深深的望着他,这个人从来没有多余的表情,他是霍家的私生子,是霍家见不得光的孩子,小时候就被送去了日本,他偏执,他冷酷,他不近人情,他是。

可这个却把他最温柔的地方让她反复糟蹋。

唐箫不由的湿了眼眶,她拉了拉他裤子,

从小到大,她唐箫活得粉雕玉琢,因为见过太多好东西,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是信手拈来,所以对什么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趣,她也没怕过什么会离开,似乎什么都可有可无,她从没向谁展现过自己脆弱。

霍东辰呼吸一窒,现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了,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永远春风得意永远高高在上的唐箫此刻就这样低姿态的像一只无依无靠的小猫蹲在他腿边说她冷。

这还是那个一身傲骨的唐箫吗?

他根本没指望这女人今晚回家,当派去盯着她的人打电话说她回家了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穿得很少,就一块布裹在身上,那双腿全露在外面,那圆润粉面的肩头头发根本遮不住,都露在外面。

唐箫漂亮,清醒,理智,她从小就接受最尖端的教育,她时时刻刻都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一身傲骨,她什么都看得明明白白,从不迎合别人,也从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结婚两年了,她极少跟他说话对他视而不见,就像在等待他松口离婚的那一天。

而今天的此刻,她像个无助的孩子向他索取温暖。

这还是她唐箫吗?

他不知道唐箫又想干什么,是不是又想出了什么跟他离婚的新点子?霍东辰根本拿捏不准。

看着唐箫有些委屈甚至眼眶泛红的样子,他不忍,但一想到这有很大可能是为了霍清州来跟他提离婚装出来的他就忍住对她的不忍之心。

良久,霍东辰才缓缓的艰难开口:

长久以来两人畸形的相处方式让霍东辰不怎么习惯像平常夫妻一样和唐箫说话,甚至两人有一次都在家却一个月都没说过一句话。

霍东辰心想,唐箫啊,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消停下来啊,我是人,我的心是肉做的,我也会累的啊。

唐箫知道今晚怎么说都不会解决什么,毕竟她今晚的确是去买醉的。

她做鬼的一年都跟在霍东辰身边,她每天都在想如果能重来一次无论霍东辰怎么对她她都接受就算离开她,可是她发现这一天到了,她根本接受不了。就连刚刚霍东辰那句冷不丁的一句话她都心尖泛疼。

一年的形影不离,唐箫才知道,那个总是拉着一张脸,很少说话的霍东辰孤单得让人心疼。

他是霍家的私生子,没受过什么温暖,这房子是他专门为他们的婚姻买的新房,他期待一个温暖的家,而这个家给了霍东辰什么?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唐箫忍不住扑倒霍东辰身上,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这干净清冽温暖的味道简直让她不想放开,她带着哭腔认错:

霍东辰毫无防备的被唐箫这么一扑,整个人的重心全在沙发靠背上,怀里的人一身酒味,说实话不好闻。

唐箫今晚可真是让他惊喜不断。这一声声认真又委屈的简直让人想去耐心安抚。

霍东辰不知道自己该是怎样的心情。为什么这些话要选择在今晚说呢?为什么要选择在霍清州结婚这晚说呢……

他僵硬了一阵,等到唐箫连哭带说说完后就开始试图将她推开,可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死不松手,

怎么推都推不开,他娶回来的女人,又不可能给弄痛了。

唐箫打了一个喷嚏,嘴里还喋喋不休的求原谅:

霍东辰的动作明显愣了愣,任由她抱着,冷声道:

唐箫瘪着嘴,抱着霍东辰不撒手,哀求的撒着娇道:

霍东辰不说话了。

果然,撒娇女人最好命,这是她做鬼的那一年学到的。她以前真的太固执了,不容许自己在别人面前失败,也不向任何人说什么软话。

霍东辰没说话,任由她抱着。

整个房子很静,窗外能看到专属于京城的霓虹,车水马龙,而他们的温度此刻融在了一起。

最后,霍东辰还是推开了唐箫,然后没顾唐箫,起身走了。

霍东辰将微颤的手揣进裤兜捏成拳头,他不敢回头,他怕一回头就把这样的唐箫当了真,他会舍不得松手的。

唐箫心里一落,原来被推开的滋味这么难受,她没时间来品味这份酸楚,她站起身,看着霍东辰拒绝的背影,随后又像她当鬼那一年一样尾随着霍东辰。

霍东辰没去他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她的房间。

上一世,他们结婚四年,就分房了四年,除了那晚,他们从来没有像正常夫妻那样同床共枕过。

就在霍东辰要打开房门那一刻,唐箫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霍东辰转头看着她拉着他的手,唐箫没有松开,因为哭过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死都死过一次了,求同房这件事算啥呀。

良久,霍东辰才将心里的话缓缓说出口:

唐箫拉着霍东辰的手走向霍东辰的房间:她顿了顿又说:

霍东辰任由唐箫牵着走,这是他第一次牵她的手,更准确的说是她牵他的手,她的手此刻很热和,像冬日里的暖阳。

她的脚步很稳,不像喝多了的样子。

这个人,是他娶的妻子,他们结婚两年了,她连一个表情,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曾跟给予他,唐箫于他来说就像他的心脏,她不跳,他就得死。

两年,他到底是打动了上苍还是打动了唐箫?

唐箫打开霍东辰的房门,拉着霍东辰走进去,门在两人身后自动的合闭。

她上一世没进入过这个房间,当鬼的那一年倒是进出自如。

她死后,霍东辰就将她的东西全都移到了他的房间,还给她的化妆品护肤品安排了个宫廷复古风的化妆台。

而现在的房间还冷冰冰的。唐箫转身盯着霍东辰,认真道:她还配合自己的话摇了摇头。

说完就打了一个酒嗝。

霍东辰没理唐箫,好像真的就如他刚刚说的,完完全全把她的话当做了酒后胡言。

霍东辰松开唐箫的手,从衣柜里取出浴袍丢给唐箫,冷不丁的说:

唐箫拿着浴袍没动,楞楞的看着霍东辰,她思索着要怎么做才能改变现状,现在霍东辰已经被之前的自己给伤透了吧。

霍东辰睨了一眼唐箫,冷不丁的说:

唐箫的眸子瞬间来了神,她肯定的了一声,然后不知羞的说:

霍东辰没理她,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就开门出去了。

唐箫捏紧了手里的浴袍,失落的垂下头,不过还好,他并没有拒绝自己在他房间的舆洗室洗澡。

没什么可失落的,他现在就在她身边。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让霍东辰知道她真的会安安分分的跟他把这个家经营好。

她相信自己可以。

[db:广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二月风声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