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楼中剑全本免费阅读,白朝夕小说全文

小说:十二楼中剑

小说:[db:分类]

作者:问月三杯

简介:少年本无法修行,可因机缘巧合,以自身为剑开启逆天修行道路,笑看人间。
不必追求白日飞升,我在之地就为天界。
黑暗来袭,一剑破开。
一切从剑说起……

角色:[db:角色]

十二楼中剑

《十二楼中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白朝夕被这名高大男子一路压至灵山学宫大殿外,路上时常有人指指点点对着白朝夕说三道四,因为他们都认识这个在大殿外跪了三天三夜的废物。

特别是杂役弟子看到白朝夕被押走后根本没有念及什么同门之情,反而觉得白朝夕走了是个天大的好事。

白朝夕心中有些不爽,但是转头想想应该是自己去采雪参的事情被长老们发现,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肥管事,一切真相浮现在白朝夕的心头,你自己想要公饱私囊,却让我来承受罪责,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不一会灵山学宫大殿外聚满了人呢,都是外院弟子,至于内院的弟子不会参与这些事。

那高大男子对着那挂有丹青书写的大殿道:

白朝夕听到陈三的言语暗自冷笑,好一个学宫败类,原来自己在学宫劳心劳力的三年只是一个败类。

大殿门缓缓被推开,走出两名老者,一个留着胡子,另一个则是满头的白发。

白发老人伸手指点白朝夕:

白朝夕心中坦然,开口回应后:

吕素有些不屑,没想到眼前小小杂役弟子竟然如此嘴硬,没好气道:

白朝夕心中咒骂,此刻白朝夕心里的不满已经到了极点,自己这几年在灵山学宫不受人待见,还有一哥肥管事压着自己,怎能开心。

白朝夕大声喝道:

吕素的脖子涨的通红,口水肆意飞溅。

白朝夕冷笑道:

吕素一声令下,陈三抽出腰间配剑,就要挑断白朝夕的手脚筋。

事已至此那就撕破脸皮吧,白朝夕从最开始对灵山学宫充满向往到现在心灰意冷不是一夜的事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就在陈三手持长剑想白朝夕的腿砍去时,白朝夕纵身一跃,离地一仗高。

陈三和吕素心中有些不敢相信,杂役弟子中虽然有人拥有武丹和灵根,但那都是最差的天资,没人可以踏上修行之路,可眼前这个杂役弟子突然显现出了武夫实力怎能不让人吃惊。

陈三在短暂的愣神中回过神来,一剑向空中的白朝夕斩去,作为外院的大弟子陈三的一剑已经有了剑气外放之势,隐隐见还能感受到一丝的剑意。

那道横推空气的剑气猛地向白朝夕袭来,白朝夕却处变不惊,一拳对上了锋锐的剑意。

陈三皱眉,自己的剑气有多少杀伤一清二楚,即使是五品剑修都难以完全接下,可眼前这个杂役弟子中的武夫却想以拳硬撼,简直是不自量力。

周围的外院学子大多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知道外院大师兄陈三的能力,是拥有稀有灵根的剑修,如果不是修行时间晚了几年,早已进入内院成为内院弟子了,可现在竟然有个冤大头想和陈三硬碰硬。

不是剑修看不起武夫,而是修炼到最后剑修的威力比武夫强的不是一星半点,传说里武夫也能飞升,但是武夫只是将自己修炼到了飞升的境界,而真正的万人敌还得看剑修。

白朝夕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到达了什么样的境界,但是他还是想用自己的肉身去对抗剑锋,也顺便去看看陈三的剑有多强,大不了自己心念一动躲到赑屃的剑里嘛,如果没有逃命的手段白朝夕不可能如此鲁莽。

剑气与拳即将相接的那一刻,外院弟子已经准备好看白朝夕被拦腰斩断,可是谁知剑气在接触到白朝夕拳头的那一刻竟然消散不见,可白朝夕的拳头被剑气搅得血肉模糊。

陈三不敢相信一个武夫竟然可以接下自己的一剑,他是在想不明白一个从未修行过的杂役弟子怎么就有了如此强悍的肉身。

陈三没有丝毫犹豫,随即翻出一个剑花,催动体内游走的剑气,誓要一刀杀了白朝夕。

白朝夕感知到对方这一剑不可小觑,丹田内的白玉京发出向外渗透着看似平和的剑意。白朝夕快速吸收这些剑意融入拳中向陈三轰去,陈三不等白朝夕近前一剑又出。

这一剑的剑气完全超出了陈三的预期,因为在递出这一剑时,他已经突破了六品瓶颈跻身五品剑修。陈三青色的剑意就像海面的龙卷一样狂暴肆虐,充满了杀气,暴戾的剑气向白朝夕疯狂涌去。

五品剑修的倾力一剑绝不是常人可以接下的,白朝夕神色岿然,向着一丈宽的青色剑气冲去。

吕素心中不禁赞叹

下一刻,剑和拳再次碰撞开来,大殿前瞬间被青光占满,修为较弱的外院弟子根本无法睁开眼镜,因为一睁开眼就会被空气中的剑气刺瞎。

青光消退,白朝夕狼狈的被击飞在地,腹部出现了一道瘆人的口子,鲜血从中汩汩流出,不少没见过血的弟子脸色煞白。而陈三站在原地未动分毫,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刚才在青光中又出了一剑,为的就是抵抗白朝夕拳头中的剑意,现在他持剑的手还充斥着白朝夕的拳意。

而站在大殿外的两名长老目睹了全过程,到现在都心惊肉跳,如若是将他们换为同境界对抗陈三的一剑能不能活下来。

白朝夕的脸色难看的像只厉鬼,但是他却露出了满意地笑容:

陈三听到白朝夕的回答表情瞬间僵住,他清楚的看到,白朝夕腹部的伤似乎在慢慢恢复。

没错,白朝夕其实没有收到大伤,即使对方是五品剑修又能如何,自己也是一个六品剑修,还是特别强的那种,先前陈三的剑意全被白朝夕体内如同小蛇的剑意了。而代价就是血肉模糊,险些被拦腰斩断。

楚六合的深沉的声音突然从白朝夕的脑海里想起,但是有了师傅这样一句白朝夕心中再无所顾虑。

白朝夕喝到,一吸之间,一柄通体银白,样式古朴的三尺长剑出现在了白朝夕的手中,白色的剑意在剑体缓缓流转,丝毫没有陈三剑意的肆虐,如果说陈三的剑意像一名壮汉,那么白朝夕的剑意则是一名温文尔雅的书生。

白朝夕不受控制的去观想起了丹田内的白玉京,白玉京内的剑被白朝夕拿在手上,而白玉京是一座六面塔,六面塔上各有一式剑招,这六幅壁画突然涌入白朝夕的脑中深深烙印。

白朝夕闭上双眼由念而发的把剑举过头顶,做出了第一幅壁画的剑招,没有任何的异像,只是一个动作而已。

父母的过失,自己的心酸,被旁人的嘲笑,再到现在的冤枉,所有的不满都将在这一剑中被释放,白朝夕都要将自己的银牙咬碎,低吼道:

突然白朝夕睁开双眼看向陈三,黑色的眸子里没有杀意,但陈三看到只有一种感觉,就是,陈三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朝夕的手臂缓缓挥下,自己变成那砧板上的鱼肉,再也没有之前的无敌姿态。

[db:广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问月三杯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