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和混入仙门的女装大佬好了沐清漓白秋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和混入仙门的女装大佬好了

小说:[db:分类]

作者:沧蓝浮生

简介:现代女生一朝穿到书中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身上,她一心远离男主女主,潜心修炼,改变命运,可是书中楚楚动人的白莲花女主喜欢缠着她就算了,为什么会变成男的?

角色:[db:角色]

穿书:和混入仙门的女装大佬好了

《穿书:和混入仙门的女装大佬好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被绿珠绿茵叫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沐清漓睁着眼睛,脑袋涨得发疼,昨天在听见有人喊她名字后就没了意识,然后做了一夜的梦,梦中都是沐清漓的过往。

沐清漓的娘亲是清澜峰的峰主,怀了沐清漓的时候下山途中遇到了邪修,虽然最后斩杀了邪修,但她也因此中了邪修的毒,强撑着回到了无极宗,在生下了沐清漓后就撒手人寰。

而沐清漓也因此继承了她娘的修为和清澜峰,因为年幼,清澜峰的弟子在原峰主陨落之后被分到了其他峰上,只留下绿珠绿茵,代替管理清澜峰的长老,一些杂役弟子,以及几名不愿意离开的弟子。

小时候的沐清漓长得粉雕玉琢,极其可爱,嘴巴又甜,是被宠着长大的,然而随着年龄渐长,小时候活泼可爱的小女孩,长大了就成了娇纵任性的大小姐。

身边空有一群因为身份拼命巴结她的弟子,没有真正的朋友,导致最后越走越歪,落得年纪轻轻身陨的下场。

沐清漓唏嘘,这个沐清漓任性归任性,但还真没有害过人命,除了喜欢时渊找女主麻烦,就这样她也只是想把女主赶出宗门而已。

她不由想起记忆结束的最后,那道飘忽的声音压抑着哭声断断续续的话:保护什么她没有听清,但大概是保护宗门吧,只是她不太理解对方说的前一句是什么意思?

她和沐清漓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虽然名字一样,长的也一样,可……

算了不想了,沐清漓晃了晃脑袋,那个声音应该是原身吧,看起来没有恶意,相反她还有一种受牵引般,感同身受的感觉,原身很难过啊……

原身是消失了,她现在指定是回不去了,虽然在现代她是个孤儿,要上班,但有电视,有电脑,吃喝玩乐啥都不缺,这修真界什么都没有,又陌生,又危险,能回家继续做她的咸鱼也不错呀。

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沐清漓回神就看到床前围了一群人,一名相貌儒雅穿着白色衣袍中年男子正坐在床边,替她诊脉。

原来绿珠绿茵看她脸色不好,醒了也一动不动,担心她哪里不舒服,连忙去请了药峰峰主过来看看,正好其他几名峰主也在就一同过来了。

沐清漓的娘是其他六峰峰主的师妹,其中和药峰峰主谢文华的感情最为亲厚,当初没能救下师妹的他内心非常自责,这份愧疚之心便加注在了沐清漓身上,可以说除了父亲之外,谢文华是第二个对沐清漓最好的人。

谢文华扶起沐清漓,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话语中含着纯粹的关心。

师妹就这么一个孩子,他一生更没有结伴,早就把沐清漓当成自己的孩子,听说她身体不舒服,自然心忧,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无极宗有七大峰,除了宗主的无极峰,沐清漓的清澜峰,谢文华的药峰,已经陨落关南霄的剑峰,还有月白峰,赤阳峰,九曲峰,说话的正是赤阳峰的峰主程信。

程信是个直来直去的暴脾性,实力凶,长得也凶,看起来不好相处,但是个刚正不阿的好人,原来的沐清漓还挺怕他的。

不过她脸皮厚不怕,不由露出甜甜的笑容,乖巧的又重新喊了一遍:

她一向看得开,才不管原主是什么性格,遮遮掩掩的模仿原主多累,索性破罐子破摔,如果他们觉察出不对,可以想办法送她回去更好,好歹这身体是位少宗主总不能杀了她吧。

至于原身说的,如果没被发现的话,帮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以她目前的情况,还是养精蓄锐再说吧。

司空南星和简白英对视了一眼,眼里闪过疑惑,这丫头怎么突然这么乖巧了,要知道沐清漓长大后见了他们都是生疏又拘礼的叫峰主,恨不得敬而远之,今天怎么突然改了性了。

程信没多想,听着沐清漓一声师伯挺受用,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

谢文华打圆场,嘱咐绿珠绿茵好好照顾沐清漓就带着师弟师妹离开了。

回去路上,谢文华对着自家师弟师妹摇了摇头:

他也觉得沐清漓突然变得活泼了,连程信都不怕了,眼神略有躲闪,当场就用灵力测了一下,没有发现异样。

简白英疑惑。

司空南星摇了摇手中的扇子,剑眉微蹙。

谢文华一群人离开后,沐清漓就坐不住了,在研究出对策之前,还是先去探探男女主的发展情况再说!

自从接收了原沐清漓的记忆,她终于不用再偷偷摸摸的找人打探消息了,一路准确的到了剑峰。

在沐清漓的记忆中关南霄是个极有正气的人,但偏偏是个爱剑的剑痴,可惜陨落的早,剑峰更是峰如其名整座剑峰都是一座剑型,峰后更是竖立着七柄巨大的石剑,犹如孔雀开屏一般展开,长长的石阶两旁的分支道上更是随处可见石壁上的剑痕,剑刻。

当她在剑峰弟子了然的目光中,终于爬到峰顶的时候,早已累的气喘吁吁,不顾形象直接坐在地上休息。

你要问她为什么不御剑,当然是因为废材啊,沐清漓空有元婴境界,却只有练气修为,不好好修炼,连御剑都御不好,她怕不小心剑毁人亡,都不用男主动手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剑峰传送阵被关了。

休息够了,沐清漓才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看向不远处的几座别致的竹屋,竹屋后面有大片的竹林,翠色鲜明。

剑峰峰顶一般是峰主和男主住的地方。

剑峰峰主陨落后,时渊一个人待在了这里,不肯出峰,不修炼,无论谁来劝没用。

沐清漓找了一圈没发现人,最后在竹林中心的小溪边发现了男女主。

她躲在后面的大石头,伸着脑袋盯着肩并肩坐在一起的一青一白两道身影。

照理说剧情还没开始多久,这两进展的这么快的吗,都能肩并肩聊天了?沐清漓看的太投入,为了看清两人的样貌往外偏了偏,只听咔嚓一声。

低头瞅了眼脚下的枯枝,出师未捷!

下一秒破空声传来,沐清漓睁大眼睛,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道剑光贴着跌坐在地沐清漓的脸飞了过去,她身后的竹子应声倒地。

冷汗顿时冒了出来:她就偷偷看了一眼,不至于这么快杀人灭口吧!

温润磁性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

沐清漓缓缓抬起头不由看呆了,一张面如冠玉,目似繁星的脸浮现在眼前,长身玉立,清瘦如竹,一身白色长袍,随着他在竹林中缓步而行,微微拂动,如诗如画,只是脸色稍微憔悴。

她不是花痴,但欣赏美人,没错吧

时渊见沐清漓没说话,又喊了她一声。

沐清漓回神,暗暗掐了自己一把,唾弃自己竟然被美色迷惑,再怎么好看,也是杀原身的凶手,恃美行凶也不行!

时渊伸手就要扶。

沐清漓一看他的手,就想起原主被一剑穿胸的样子,身体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哆嗦,避开时渊的手,犹如弹簧一般弹了起来:

时渊愣了片刻,收回手。

和悦的声音响起,沐清漓才想起女主也在这里,她不由转头看去,第一反应就是高,书中说的女主有这么高的吗?站起来和男主差不多。

不过也不是没有高个子的女生,沐清漓暗想,不由看仔细了些白秋雨一身青色衣裙,乌黑如泉的长发披散而落,只用一根丝带系着,凤眸似水,肤若凝脂,语笑嫣然,好一朵清新脱俗的白莲花。

这样看起来沐清漓和白秋雨就是可爱和美丽的典型代表啊,男主选女主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沐清漓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这个时候沐清漓对白秋雨还只是看不顺眼的小打小闹而已,两人还没有势同水火。

白秋雨娉婷的走了过来。

时渊一听说沐清漓不舒服,面露担忧,大步走过来就要抓起沐清漓的手探脉,关心之情不像是假的。

沐清漓退后一步:

如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愁绪,比起一开始的萎靡不振的样子,恢复了很多。

说完不等时渊说话,转身就跑。

时机不对,先撤为妙。

看着沐清漓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身影,不知不觉笑容淡了几分。

白秋雨笑了笑,眼底闪着意味不明的光。

时渊垂眸,不经意间拧了下眉,是活泼了些,可是好像和他疏远不少,两次避开了他的手,

好似将他当成洪水猛兽……

沐清漓小他五岁,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黏着他,小团子一样的又软又可爱,爱撒娇,要抱抱,每次看见他都会甜甜的喊他时渊哥哥,现在不但不喊哥哥了,还疏远了,是他这几个月闭门谢客的原因吗?

[db:广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沧蓝浮生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