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委托人张耀宇张仲龙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灵异委托人

小说:[db:分类]

作者:陈雨岩

简介:你是否见过死人复活,并亲手杀死自己的父母双亲?
你是否半夜穿着寿衣,行走在阴气森森的坟地?
你是否为了活命,被亲人活埋进葬过死人的坟墓里?
这些我都经历过……

角色:[db:角色]

灵异委托人

《灵异委托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我和胖墩一阵欣喜,旋即开始嚎啕大哭。

终于逃出来了!

父亲走到跟前把我从地上背起来说道;

胖墩母亲应了一声,背着胖墩就回了家。

等到家后奶奶已经做好了饭菜。

从下午到现在,我是滴水未进,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看着满满一桌子的饭菜,一个劲地直咽口水。

父亲说着就掏出了旱烟。

我没多说,连忙端起碗就狼吞虎咽的开始吃了起来。

奶奶一脸心疼地抚摸着我的脑袋。

吃饱喝足之后,父亲拿着烟杆敲了敲桌子,一脸铁青地看着我。

我知道,父亲这是要开揍了。

我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讲述了一边。

父亲听着我的讲述,脸上的表情先是疑惑,后是震惊,紧接着就变成了惊慌失措。

父亲瞪着眼睛盯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我点了点头。

父亲二话不说,从我脖子上摘下锦囊,伸手就要拆开。

奶奶一边着急地喊着,一边抓住了父亲的手。

奶奶一听父亲的话整个人都呆住了,一脸怀疑地盯着父亲,伸出的手也收了回去。

父亲拆开锦囊,拿出里面的东西,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锦囊里原本泛着金光的符箓已经化成了一堆纸灰。

父亲双眼圆睁,恶狠狠地说道;

说着就拿起了桌子上的手电筒向着外面走去。

奶奶此时也从震惊中回过了神。

父亲一脸凝重地看着我和奶奶,转身就走了出去。

奶奶少有的斥责了我一句,拉着我就进了里屋。

躺在炕上我脑子里一阵凌乱,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还有父亲一脸狰狞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困意袭来,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睡梦之中,我被一阵风声吵醒。

我睡眼惺忪地睁开了双眼,看到奶奶正一脸焦急地来回踱着步子。

而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三点。

外面的风声很大,吹得窗户都啪啪作响,就好像雨点打在窗户上一样。

听到我的叫声,奶奶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说着奶奶就上前将我揽在怀里,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等待着爷爷和父亲。

夏天天亮的比较早,大概五点半左右天空就已经灰蒙蒙地亮了。

回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我再也睡不着,连忙起身下炕去开门,想要看看父亲和爷爷回来了没有。

等打开门的时候,我心中一惊。

只见满院子都是约莫巴掌大小的剪纸人,密密麻麻的纸人,就像冬天的雪花一样数都数不清。

我不敢去捡地上的纸人,只能蹲下身子仔细查看。

只见纸人的脑袋上画着眼睛和嘴巴,似乎是在冷笑,看得人心里直发毛,而且纸人的小手上似乎有一些暗红色的血迹。

我抬起头看向院子,发现大门口处有个人,背对着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这背影竟然是父亲。

难道父亲在大门口站了一晚上?不是说去找爷爷吗?

父亲没有回话,依旧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就好像一尊雕像一样。

我抬起脚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的纸人走向了父亲。

等我走到父亲跟前看到他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

此时的父亲一脸惨白没有半点血色,双目圆睁眼球上布满了红血丝。

更恐怖的是父亲的脖子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殷红的血液将他的衣服都染红了。

父亲死了。

我大喊一声就跪在地上。

奶奶听到我的喊声就跑到了门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直接晕倒在地。

四周的街坊邻居也被我的哭声吵醒,都从各自的家里跑了出来。

当看到父亲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胆子小的直接给吓哭了。

邻居梁老汉冲着人群说道。

梁老汉和爷爷年级相仿,两个人有事没事就喜欢坐在一起喝两盅,是整个村子和爷爷走得最近的人。

梁老汉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喝酒,另外一个就是玄学。爷爷做白事的时候梁老汉经常主动帮忙打下手。久而久之,梁老汉也从爷爷那里学了一些本事。

看到父亲出事爷爷又不在,梁老汉也是自告奋勇地开始张罗着。

梁老汉对着自己的儿子吩咐道;

梁金成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我家。

此时奶奶也苏醒了过来,摇晃着身子走到梁老汉跟前,递给他一个包袱;

说着,奶奶的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

梁老汉叹了口气;

梁老汉的老伴王奶奶摸了摸眼泪,上前扶着奶奶就回到了里屋。

梁老汉打开奶奶递给他的包袱,拿出了里面包裹着的寿衣。又伸出两根手指按在父亲的眼皮上揉了两下,父亲圆睁地双眼终于合上了。

梁老汉一脸同情地看着我。

说着就对着身后的众人招了招手,三四个年轻人走上前就准备给父亲穿寿衣。

村里人常说,梁老汉算是爷爷的半个徒弟,平时也帮了乡亲不少的忙。所以对于梁老汉的吩咐,乡亲们也没什么异议,

当父亲身上的旧衣服被脱掉的时候,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

只见父亲的心口处插着一根钉子。

整根钉子都扎进了父亲的身体里。

梁老汉一脸愤怒地大骂道。

听到梁老汉的话,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我的心里也升起了一阵怒火,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从来没跟人结过仇,到底是谁这么狠毒?

一个帮忙穿寿衣的年轻人问道。

梁老汉深吸了一口气;

闻言,有人找来一把老虎钳,将父亲身体里的钉子给拔了出来。

当棺材钉被拔出来之后,一股阴冷的感觉瞬间弥漫在了屋子里,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然而就在我愣神的瞬间,原本紧闭着双眼的父亲却猛然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被吓得脑袋一片空白。

父亲突然伸出手死死抓着我的胳膊,将我拉到了他的跟前,然后嘴巴一张,对着我的眼睛就吐了一口气。

[db:广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陈雨岩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