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剑飞花楚映雪叶清怡最新更新最新章节列表

《断剑飞花》 小说介绍

断剑难重铸,相思如断肠。
江湖,不过是人,相思,亦不过是人,可是,许许多多的人造就了江湖,还是许许多多的人,才有了相思?。书中主要讲述了:王文霖,锁着眉,背着手,在屋中来来回回度着步。不知不觉,额上出现了一层细微的汗珠,不知是紧张,还是累的原因。窗外,星光遍地,皎月被一团黑云者去半脸,有些暗淡。风吹过,树影随风摆动,映着光,时明时暗,显……

《断剑飞花》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王文霖,锁着眉,背着手,在屋中来来回回度着步。不知不觉,额上出现了一层细微的汗珠,不知是紧张,还是累的原因。

窗外,星光遍地,皎月被一团黑云者去半脸,有些暗淡。风吹过,树影随风摆动,映着光,时明时暗,显得有些诡异,一种难言的压抑,随着风,愈来愈重。

安静的过道,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眨眼,已经冲出层层树影。

王文霖听到脚步声,人停了下来,耳朵张大,细细听着动静。待那脚步声停在门口,面上的紧张稍稍缓减。

那人停在门旁,并没有推门的意图,躬身道。

听到屋中回复,微微抬头,靠在门上,轻声道

王文霖悬着的心落了下来,轻轻挥了挥手道

只听那人道了一声是,躬身一理,退后三步,方才转身。

借着星光,方才瞧到他的面容:方方正正的脸挂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似笑非笑的嘴,浓眉此时微微皱起,唇角煽动,瞧着遮住明月的那团暗云轻声道

一声轻叹传来,那人已在斑驳的树影中,清风袭来,送来几句诗

王文霖手中执着茶杯,杯中升着茶香,如烟的清香在屋中回荡,令人陶醉,但他却只是盯着它瞧着,似乎瞧着痴了,竟然忘记品尝。

双眉缓缓紧锁,又轻轻的舒开,面上的神情亦是由凝重渐渐转变成自然。

他似乎做了一个决定,悄声道

这才想起手中的茶,再一瞧,茶已凉,而屋外,夜色更浓,星光暗淡,风却愈来愈大,吹着树木嘎嘎作响,似乎要将它们的枝叶吹折……

王文霖还未清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他唤醒。昨夜,睡的并不好,此时被吵醒,心中不免一怒,冷冷道。

那人好似并没有听到王文霖的怒气,继续道

听到出事,王文霖心中微微一震,一种难言的紧张瞬间爬满全身,声音带着他没有觉察的不安,缓缓道

那人说要这一句,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忍不住的颤抖,就如他刚听到这个消息之时一样的颤抖,只是如今比方才稍微轻些。

对于这样的一个县城,发生一个命案,已是大案,八十五口人,一夜之间被杀了个干净,这是天大的案子,任何人听到,有此反应,都太正常,没有反应才不正常。

屋内没有一点动静,良久,才传来非常平静的一句。

听到这么平静的回复,他的内心不觉开始佩服起屋内的人,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强大。

正打算离开之时,屋内又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那人道了一声是,转身离开。

王文霖心中怎么能不震惊?他震惊的并不是这件案子的本身,而是案子所引发的后果。

方才的气势已不在,如今的他面上满是疲惫,仿如谢了气的气球,无力的倒在床上,无神的双眼盯着房梁,双拳不自觉的紧握,额上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不知何时,屋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人的扣门声,还有一声低沉的。

再看来人,不正是昨夜屋外那人。

王文霖此时已坐起,披着一件外套,坐在椅上,双眉微微上扬,似乎想通了什么,又似乎还在纠结着什么。听到门外了的声响,道了声。

那人进的屋来,躬身一礼,王文霖摆了摆手,指了指身前的椅子,示意他坐下,轻声道

那人笑了笑,算是回答。

王文霖望着面前的人,缓缓道

王文霖盯着他的眼睛道,

是呀,接下来又当如何呢?此事对于他们而言不是最要紧的,但是如今却是最关键的,办不好,很难向上面交代。

他们忽略了一点,那封信。那封信找回来,他们在意的都能够保住,倘若,再能找到一些其他的东西,他们在这里的意义,远不止来此的目的。

他们相信那封信一定会很安全,绝不会有其他人可以找到。能够找到的,只有死了的人,还有眼前的人——师爷,一个身怀绝技的人。

张放,一个神奇的人,很出名的人。如今,却是一个别人瞧了很不起眼的人,如今他叫张长远。

张长远瞧着眼前的王文霖,缓缓道

王文霖道,顿了顿,接着道

王文霖摇了摇头,道。

只怕,在这样的小县城没有人有这样的能力,若是有,谁又会待在这样的一个小地方?倘若他真的愿意待在这里,必定有一个决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

送菜的小老头此时不止是有些很气,甚至还有些怨言,甚至已经开始恨自己的多管闲事,若不是自己的多管闲事,自己又怎么会进大牢,待在这么个鬼地方,这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小老头,已躲在了墙角,瑟瑟发抖。

当他看到进来的人时,方才的害怕,不开心,埋怨一扫而光,面上不禁挂上了笑意。待差役走远,他甚至笑出了声。

一个人,见到了比自己遭遇还要惨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的所有的不幸遭遇。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

地上躺着两个人,他都认识:一个是送材、打扫秽物的,另一个是送肉的。送肉的看起来要比那人稍微好一点,毕竟一身的横肉,但也止不住在低低的喘着粗气,时不时的发出几声低沉忍耐的撕心裂肺的仿如猪叫的哀嚎……

听着他们的哀嚎,带着笑的小老头又止住了笑声,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又躲在了墙角,埋着头,瑟瑟发抖……

三人都是王文霖下令关进来的。卖菜的,是为了封住他的大嘴巴,而那二人,亦是如此,挨板子,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知情不报的后果。

他们想躲,却怎么能躲得过呢?

倘若他们知道躲不过,那时他们又会如何呢?只怕,他们也不知道!

风,冷冷的吹来。冷冽的风,令人忍不住微微抖动。又夹着刺鼻的血腥味,不禁又令人作呕。

瞧着眼前的一切,王文霖面上的神情十分的难看。他不仅要忍耐冰冷的寒风,还要忍耐风中的血腥,还要忍耐眼前的惨状,更要忍耐等待。

尤其是等待,令他十分的难受。

终于,他见到了那个他等待许久的人,待他慢慢走近,面上刚刚放下的焦急之色,又爬了上来,甚至添了几分恐惧,几分气愤,几分不安……

待男人终于走到了他的身边,他面上的神情又几乎在同一时刻消失了。瞧了男人一眼,缓缓道

张长远只道了一声,便默默的跟在男人身后。

王文霖已完全的踏出这个地方,方才回过头,对着门口的衙差交代几句,方才上了轿。

一路之上,没有说过一句话。

轿外,张长远默默的跟着,就在轿帘旁,只要王文霖掀开帘子,他就能够看到他,听一听他的建议。

王文霖其实有几次想要掀起帘子,甚至他的手已放在帘子之上,但最后,他还是没有掀起帘子,手又放了回来。

这样的动作,终究还有逃过张长远的眼睛。而王文霖同样知道张长远一定知道了他内心的挣扎,他并不建议,这本不是秘密。

轿已停,抬轿的人也已离去。

张长远本打算走的,就在他转身刚要离开的时候,被王文霖唤了回来。所以,他只得回来,跟着王文霖,随着他进了他的书房,带上了门。

张长远安静的站着,看着王文霖,没有说一句话。他在等,等王文霖的言语。

王文霖没有说话的时候,他绝不会第一个说话,他知道,王文霖才是他的上司,他只能提供建议,并不能给王文霖做决定,尤其是这个时候。

王文霖瞧着眼前的人,很是满意。良久,方才示意他坐下。

王文霖缓了缓,接着道

张长远顿了顿,接道

王文霖笑了,没有回答这一句。

比起性命,官位并没有那么重要,更何况是那前途——未知的前途。

良久,王文霖方才又道

张长远在等王文霖的答案,而王文霖并没有打算告诉他。其实,他也并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够将那人请来。

又过了许久,王文霖才道

听到这句话,便将自己的头靠了过来。待王文霖讲完,认真的点了点头。见到王文霖示意他离开,起身一礼,缓缓退出,轻轻的带上了门。

张长远离开许久,王文霖方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从怀中摸出一物,端详许久,方才道

他非常的疑惑,只要是见到他的人,都会疑惑,因为它实在是一个不起眼,廉价的东西——一块石头,拴着红绳的石头。

而此时,这块石头就静静的躺在桌子上。王文霖在瞧着它,他已瞧了好久。

但他却依然瞧不出它的特别之处,一个没有什么特别的廉价之物,却要让一个人去做一件危险的事,甚至要命的事,他实在想不通谁会答应。

除非是一个傻子,只有傻子才会答应。

王文霖不懂江湖,他不在江湖,所以他不懂,他不理解。

江湖的人,有时,只为了一句话,就会将自己的生命交到另一人的手中……

小说《断剑飞花》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秋树春桐的头像-精彩小说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