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就是我陆洲南乔(好男人就是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洲南乔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洲南乔)

热门网络作者“陆洲”的热门书《好男人就是我》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采访间——温一鸣坐在镜头前,接受着工作人员的访问。工作人员:“如果满分是10分,今天你对李佳颜的心动程度有几分呢?”温一鸣认真思考了片刻,答:“4分吧。”工作人员:“如果让你从四位女嘉宾中选一位进行下次约会,你会选谁?”“呃……”温一鸣似乎有些为难,良久才回:“那我可能会选芳菲吧,感觉跟她接触相对比…

陆洲南乔是霸道总裁小说《好男人就是我》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陆洲”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李佳颜和张辰两人出去了,别墅里只剩陆洲一人今天才刚刚节目第一天,陆洲已经开始觉得想要在节目里心境平和地待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他和李佳颜虽是初恋,但讲真,只谈了半年不到,感情不深可就算如此,当他亲眼见到她热脸和其他男人套近乎,心里也会浮现怪怪的感觉往后拍摄的日子,恐怕更不简单吧?陆洲按了按眉心,无意间,视线落在客厅角落里的那架白色钢琴上这别墅里,还真是什么都有 …

第36章 有点上头 阅读最新章节

今晚回来之后的小聚会渐渐散场。

齐佳佳声称累了,揉着脖颈,回房休息了。

楚瑶之前去上了洗手间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李佳颜察觉不对劲,上楼去看自己室友了;

叶芳菲的手机进来一通工作电话,为了避开镜头,她起身出门去接了;

徐俊泽一个人在二楼的露台角落里抽烟;

张辰依旧留在沙发上,目光却时不时就看向门口;

陆洲窝在一旁认真地刷着抖乐视频。

温一鸣被工作人员叫去做个人采访了。

采访间——

温一鸣坐在镜头前,接受着工作人员的访问。

工作人员:“如果满分是10分,今天你对李佳颜的心动程度有几分呢?”

温一鸣认真思考了片刻,答:“4分吧。”

工作人员:“如果让你从四位女嘉宾中选一位进行下次约会,你会选谁?”

“呃……”温一鸣似乎有些为难,良久才回:“那我可能会选芳菲吧,感觉跟她接触相对比较少,想多了解一下。”

工作人员:“你今晚收到前女友发的短信,心里什么感受?”

温一鸣闻言嘲讽地笑了笑,说:“挺迷惑的,她之前都没给我发过信息,不太明白今天为什么突然给我发,问的还是我是不是对其他女生心动了,莫名其妙。”

工作人员:“那你有没有想过存在一种可能,她或许心里还是想跟你复合的?之前也许是在跟你怄气,才故意没给你发短信?”

温一鸣:“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这也挺符合她性格的。”

“你现在已经对其他女嘉宾有了好感,万一你的前女友想跟你复合,你会怎么做呢?你还会义无反顾地去追求新的缘分吗?”

“你这问题很犀利啊。”温一鸣诧异地笑了,“我会选择继续追求新的缘分,因为我不相信破镜能重圆。”

同一时间,粉红小屋二楼卧室里。

楚瑶坐在镜子前卸妆,眼眶却红通通的,显然是刚哭过了。

李佳颜一回到房间,就瞧见她这个模样,内心讶异地走过去环抱住了她。

“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啦?”

楚瑶被李佳颜这么一安抚,鼻子又变得酸溜溜,她倔强地笑着摇头,说:“没事,就是心里有个坎儿感觉过不去。”

李佳颜拉过椅子坐在她身旁,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低声问:“什么坎儿?跟前任有关的吗?”

楚瑶一边落泪一边点头,那模样瞧着我见犹怜的。

“如果你对其他男生产生了好感,你心里会不会觉得对不起前任?”

“当然不会啊。”李佳颜拿纸巾帮楚瑶擦眼泪。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们已经分手了,你有权利去追求新的幸福,为什么要觉得对不起前任?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我本来也觉得我不会有这种心理……”楚瑶抬手给自己扇风,一抽一噎地说:“但是今晚我收到他的短信,我心里却觉得很难过很抱歉。”

“你是不是对他还有念想啊?你们分开多久了?”李佳颜问。

“没有……没有念想了。”楚瑶终于渐渐止住了自己的哭泣,神色冷静了下来,“我们分开一年了。”

“都一年了!姐妹,既然你都没有想回头,请大胆地往前冲好吗?不要有这种抱歉心理好吗?除非当初你们分手,你是主要过错方?”

李佳颜突然像个大姐姐一般,揉了揉楚瑶的头,鼓励道。

“我不是主要过错方,跟他在一起那两年,我没什么对不起他的。”

“那你在这为难你自己做什么?勇敢去追爱吧!”

把情绪倾泻出来,楚瑶心情终于舒畅了很多,她笑了笑,擦干眼泪问:“佳颜,你和前任分开多久了?”

“我们?好久好久咯,六年多……”

“哇?!真的?怪不得你这么洒脱!”

“哈哈!”

……

就在这俩在房间里抱团取暖时,隔壁房间的齐佳佳被节目组工作人员叫出去做后采了。

采访间——

工作人员:“今晚和陆洲的约会,你没有丝毫怦然心动的感觉吗?”

齐佳佳:“嗯……准确地说,其实是有一点好感的,但我认为还构不成心动吧?我今晚对他更多的是朋友的感激之情。”

工作人员:“你的心动短信发给了前任,是有复合的想法?”

齐佳佳摇头,“没有,其实我今晚不是因为对前任心动给他发的短信,我是出于好奇,想趁着这个机会问问他。”

工作人员:“可这是无法得到对方回复的短信,你选择这样的方式问他,也要不到你想要的答案吧?”

齐佳佳:“能要到啊,看他收到短信的反应我就知道了。”

工作人员:“那你得到了什么答案?”

齐佳佳:“我确认了他今晚真的对李佳颜心动了。”

工作人员:“这个答案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齐佳佳耸了耸肩,笑了。

“更坚固了我原来的想法啊,当初两个人分开真的是对的。”

“你能想象吗?我们其实才分手半年。”

“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当着我的面去喜欢去追求另一个女生了,这就是他口中所谓的‘我没有安全感’,而事实是,他从来就没有给过我安全感这种东西。”

齐佳佳说着说着,情绪有些失控,语气夹杂着愤怒。

采访不得已而终止。

这边,陆洲在客厅待了一会,觉得精神有些困顿,就上楼洗漱去了。

睡前接到老妈子打来的问候电话,去二楼露台吹了会夜风,然后发现了角落里独自吞云吐雾的徐俊泽。

“有心事?”陆洲挂了电话后,过去问了句。

徐俊泽抖了抖烟灰,示意陆洲一起坐一会。

“你发现你前任明显对其他男人感兴趣,你会吃醋吗?”他问得深沉。

陆洲自听前任录音那天起,就觉得徐俊泽是个对前任比较眷恋的男人。他的眷恋与张辰的张扬不同,他显得要内敛一些。

“我跟你不一样,我对前任没什么想法了,所以我不会太在意她对谁感兴趣。”陆洲拍了拍徐俊泽的肩膀,回道。

徐俊泽呼出一口烟雾,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心口,说:“我现在这儿贼特么难受。”

“你找她单独聊过吗?”陆洲好奇地问。

徐俊泽摇头,“没有,我总觉得她老故意躲着我。”

“那是有点麻烦。你想复合,她又躲着你,这……没法弄啊。”

男女感情这事,陆洲经验也不多,实属无能为力,只能陪着徐俊泽共情一下,希望他心情能好一点了。

“还是想办法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谈谈吧。”

“来之前,我没料到这节目后劲会这么大。”徐俊泽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我现在有点上头。”

陆洲抿唇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懂。”

“我看你不懂,你就没我这烦恼。”徐俊泽不禁吐槽道。

两人短暂聊了一会,徐俊泽收到节目组要做后采的短信,起身离开了。

陆洲窝在原地研究了一会抖乐视频,之前他的账号发的都是一些练习室的舞蹈视频,运镜一般般,视频播放量都不怎么高,粉丝也没多少。

他琢磨着打算重新定位这个账号,于是把之前发过的内容全都设置个人可见了。

一切重新开始吧!

正当他沉浸在操作中时,露台口走出来一个身影。

陆洲察觉动静,抬眸望去,发现来的人是叶芳菲。

“……”

叶芳菲走出来的时候,正拿着手机在给谁发语音,注意力并不在周围。

“这个简单啊,我现在拍吧,半小时后发给你。”

放下手机后叶芳菲才发现陆洲的存在,意外地挑了挑眉,“又是你啊。”

可不嘛,接连两个晚上差不多时间点在同一个地方遇见,不知道的,还以为约好的呢!

陆洲其实也郁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今晚还游泳?”陆洲玩笑地说了句。

其实看她此时的着装就能判断不是,她换上了一身黑色运动装,一瞧就不可能是来游泳的。

叶芳菲当然知道陆洲在开玩笑,指了指前方的落地窗说:“没,找个镜面,练一下舞。”

陆洲本打算起身离开的,但听她说她要练舞,又有些好奇。

叶芳菲,是国内新生代唱跳天后,她的舞姿,陆洲还没近距离目睹过,别说,还是有点好奇的。

“介意有观众吗?”陆洲笑问。

“无所谓。”叶芳菲低头在手机里把经纪人发给她要拍的舞蹈视频调出来,脑海里忽然间闪过一个念头,她又抬头看向了陆洲,说:

“要不你别做观众了,给我当一下临时摄影师如何?”

陆洲闻言起身走了过去。

“乐意效劳,但我技术不咋滴,要是拍出来的效果不好,不要怪我哦。”

叶芳菲勾唇笑了,把自己手机丢给了他,“点一点录像按键,拿着手机不动,这个总会吧?”

“那肯定会……”

“那不就成了,无需技巧,我只需要你充当我的自拍杆。”

洒脱,随意,似乎是叶芳菲性格中的一个特点。

陆洲扬唇一笑,接过她的手机,亮着的屏幕上正在播放一段十几秒的舞蹈视频,配乐是《失恋阵线联盟》。

他小小意外了一下,本以为叶芳菲会跳她自己的舞蹈,没想到好像是要拍一条模仿他人舞蹈的小视频。

舞蹈动作很简单,对于专业跳舞人士来说,不需要多久就能把舞蹈扒完然后学会。

叶芳菲此时,已经对着旁边的落地窗镜面,一个动作不漏地将整个舞蹈成功复刻下来了。

她的身姿非常轻盈,扭动的胯部相当灵活,跳的时候,没有要求陆洲给她反复播放BGM,而是自己给自己哼着曲子打起了拍,竟也准确无误。

短短十几秒间,陆洲就能听出她唱跳功底的扎实,因为呼吸声一丝不乱,全程游刃有余。

她是个不错的对手,之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切磋一番!陆洲如是想着。

“OK了,来吧!”

叶芳菲对自己在落地窗前的排练效果满意后,朝陆洲勾了勾手,示意他可以开始拍摄了。

陆洲举着手机摄像头对着她,音乐起,她卡点跳起了舞,录像最终一遍过。

叶芳菲反复看了陆洲给她拍的视频,眉头轻蹙着,似乎并不满意。

“有问题吗?给你重拍?”陆洲问道。

“挺好的,动作卡点都没有任何问题,但就是因为没有问题,我觉得好像哪里差了点意思。”

“你会觉得差点意思,有没有可能是你觉得刚刚这种跳法对你来说太中规中矩了?”

陆洲发表起自己的观点。

叶芳菲眼神微亮,似乎被一语惊醒梦中人,她猛地一拍手掌,说:“没错!就是中规中矩!我这个人,最讨厌中规中矩了。”

“那你要不要尝试一下搞笑风?我觉得这个音乐挺适合的。”陆洲提议。

“比如?”

“整体舞蹈不变,就表情和个别动作稍微改一改效果就出来了。”

“我感觉你好像脑海里已经有画面感了?”叶芳菲挑眉看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说:“来一段呗,陆洲同学。”

舞蹈人,没有羞于展示一说。

陆洲把手中的手机递给了叶芳菲拿着,“来点bgm才有感觉。”

音乐起——

“One,two,three,走!”

陆洲一本正经地摆出几个做作的预备动作,从这起,叶芳菲还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直到音乐鼓点走到“哒!哒!哒!”,陆洲突然一甩正经帅气的形象,蓦地对着叶芳菲坏笑起来。

与此同时,他卡着音律,又是灵活挺胸,又是诡异抖腿,表情浮夸又恶搞。

身体跟着歌曲舞动的期间,陆洲丝毫不忘表情管理。一会又咬唇,一会又挑眉的,与他平时形象简直大相径庭!活脱脱一个喜剧人!

叶芳菲一时没绷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呀你这是!”

她笑得抬手挡住了自己的双眼,却又忍不住透过指缝继续看陆洲跳。

辣眼睛是挺辣眼睛的,但莫名有点上瘾是怎么回事?

“就是类似这种。”

十几秒没一会就结束了,陆洲停止了示范。

“但这种恶搞风格,可能就很不叶芳菲了,不一定适合你。”陆洲抬手捋了捋因跳舞而凌乱的刘海,笑道。

“不,我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叶芳菲笑容还挂在脸上没有消退,“挺魔性的,我决定挑战一下。”

“你这视频准备发哪的?什么场景下用?”陆洲突然想起这个来。

“发抖乐,准备作为入驻平台的首发视频。”

“啊?首发啊?”陆洲不禁迟疑起来,说:“那还是用刚刚拍的那个吧,比较符合你形象。”

“我想试试,你帮我再拍一条吧。”叶芳菲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坚持要尝试恶搞风。

“那行吧。”

陆洲拿回自己的手机,准备再给叶芳菲拍摄,却在找角度的时候,发现张辰不知何时倚在了门框处,手里端着一个水杯,一声不吭地盯着他和叶芳菲看。

陆洲:“……”

不是,这哥们,怎么老神出鬼没的?

音乐已开始,陆洲没有跟张辰打招呼,投入到视频拍摄中去。

叶芳菲学习能力很强,她这一次跳的版本,提炼了刚刚陆洲那版的精髓,又加了一些她的个人特色。

矫揉造作的表情加上浮夸的舞蹈动作,让她整个人添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喜感。

陆洲没见过这样的叶芳菲,围观的张辰也没见过,他本来肚子憋着一股气在喝水,却在看到叶芳菲另类舞蹈的时候,一口气没顺下去,直接喷了。

好巧不巧,陆洲把这一幕也拍进了视频里。

恶搞的人在嗨舞,观众在喷笑,最后让整个视频呈现的逗比效果更形象了。

录制完毕后,叶芳菲看回放,被自己的模样再次逗笑。

张辰此时也捧着水杯过来围观了。

叶芳菲难得主动笑着和他互动,把第一次拍的视频和第二版视频都展示给他看,问道:“你觉得哪一版比较好?”

张辰心情明显转好,故作深沉地认真看完两个全然不同风格的舞蹈视频,一本正经地分析起来:

“第一个看起来比较美,第二个……这还是叶芳菲吗?我觉得第一个好点。”

叶芳菲认真听完,点了点头,随即打了个响指,说:“好,我决定了,就用第二个!”

张辰:“……”

陆洲:“……”这俩什么冤家啊,还挺逗。

“你就故意跟我反着来是吧?”张辰没好气地说。

“没有啊,我自己更喜欢第二个,遵循本心而已。”

叶芳菲说着,直接把恶搞的那版舞蹈视频给经纪人发了过去。

冤家战斗,容易误伤旁人,陆洲连忙以“困了”为借口,溜之大吉了。

远远地,还能隐约听见对话——

“你用第二版也行,第二版我入镜了,你没关系吗?”

“放心,我团队会给你上厚重的马赛克。”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