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朱拓(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朱元璋朱拓)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朱元璋朱拓)

经典小说《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是网络作者“糖炒桂圆”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朱元璋叹道:“自从标儿去世后,我就把全部心血放在了允炆这孩子身上。唉,这样的允炆,我怎么才能把大明交给他呢?”“你说,允炆那些叔叔们,要是继承大统会怎么样?”朱元璋突然问道。一听这话,耿炳文大惊失色,急忙跪下道:“此事陛下一人做主即可,臣不敢多言…

《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别名《戍边三年,朱元璋请我当皇帝!》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朱元璋的故事,看点十足。《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这本连载中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朱拓,历史古代,历史,穿越,明朝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216章 地龙翻身?,已经写了55.1万字,喜欢看历史古代、历史、穿越、明朝 而且是穿越、历史、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一、作品介绍

《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小说是网络作者糖炒桂圆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朱元璋。主要讲述了:由于这李氏土司交好安南陈氏朝廷,所以安南朝廷也就默许了李氏土司的所作所为反正抢掠的也是大明的财物,关他们安南朝廷什么事?一旦大明的军队来袭,李氏土司就迅速缩进安南境内,等风声过去之后,再大摇大摆的出来,继续欺压周边的土司所以李氏土司愈发强盛,甚至还效仿大明的制度,在土司内部设立了官员,安排了军队朱拓这次出征的主要对象,就是这个李氏土司“给我冲!”朱拓一马当先,冲到了最前面,三千将士跟随着朱…

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

二、书友评价

这本书不用带脑,觉得有趣就好了。

100多章就敢发书出来,看到看到就没了,

自己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和不认识的人在聊国家大事,在聊朱家的事,说白了就是,在聊自己家的事,作者你会见个陌生人说你家的情况吗?一个道理

三、热门章节

第129章 军队哗变

第130章 不共戴天的仇恨

第131章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暴躁吗?

第132章 快去太原城请姚广孝!

第133章 造反小能手姚广孝

四、作品试读

耿炳文思索良久,苦笑道:“或许真的存在生而知之吧。”

朱元璋摇摇头,道:“我原本以为允炆这孩子温良仁义,是一个好的继承人。但现在才发现,他的过于妇人之仁了,容易被别人左右想法。”

耿炳文劝道:“或许陛下对太孙的磨砺太少,才造成太孙不通政事。”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朱元璋叹道:“自从标儿去世后,我就把全部心血放在了允炆这孩子身上。唉,这样的允炆,我怎么才能把大明交给他呢?”

“你说,允炆那些叔叔们,要是继承大统会怎么样?”朱元璋突然问道。

一听这话,耿炳文大惊失色,急忙跪下道:“此事陛下一人做主即可,臣不敢多言。”

朱元璋不满道:“你跟随我多年,有什么不敢的,大胆的说,就算说错了朕也不怪你。”

闻言,耿炳文只能硬着头皮分析道:“皇三子朱棡善战多智,又是嫡出,若他继承大统,朝廷上下无人不服。”

朱元璋摇头道:“朱棡虽然有些急智,但是过于残暴,在晋中时曾无故鞭打他的庖厨,他身边的人只要犯错,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他没有笼络人心的手段!”

耿炳文又道:“燕王朱棣文武全才、宽严并济,若他继承大统,大明定能昌盛繁荣。”

朱元璋想了想,又道:“朱棣性子过于刚烈,如果他当了皇帝,恐怕会率领军队北征蒙古、西征西藏,甚至连千里之外的朝鲜都不放过……唉,穷兵黩武,大明百姓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耿炳文道:“湘王朱柏宽厚仁义,荆州在他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可当皇帝乎?”

朱元璋叹道:“朱柏优柔寡断,做事瞻前顾后,只有郡守之才,若当了皇帝,天下定会动乱。”

耿炳文摇头道:“我实在想不出来了。”

朱元璋笑了笑,说道:“你还少说了一个。”

“哦,哪个?”

“朱拓!”

耿炳文想了想道:“十八皇子机智神勇、知人善任,又胸怀大志,只不过……”

朱元璋笑道:“只不过他年龄太小,又远离朝堂,在朝中没有支持者。生母去世的早,还是庶出,后宫也没有支持他的。”

“是。”

“算了,不说这些了。”朱元璋收回思绪,道:“我将近期事务处理完,打算再让太孙监国一段时间,最好能把他锻炼出来。”

“好。”耿炳文点头称是。

“到时候,你再和我去一趟岭南。”

“为何?”李学忠诧异。

朱元璋拂须叹道:“我看不透朱拓那小子,打算再去一次,摸清他的底细。”

“是。”

岭南王府内,肃王朱拓持剑和吕青对峙。

从外人的视角来看,这是一场非常不道德的比试,毕竟朱拓拿着木剑,而吕青只拿着一条小木棍。

“吕青,我要出招了!”朱拓表情严肃,挥舞着手中的木剑,甩出一个剑花,然后身形猛地一凝,旋即冲了出去。

吕青并不慌张,一个转身,让朱拓的木剑贴着自己的身体刺空。

而他拿着小木棍,速度极快,那小木棍就像是一条游蛇般,对着朱拓的肩口刺了过去。

朱拓猛地向后一退,手中木剑回防格挡。

吕青抢占了先机,拿着小木棍左右开弓,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残影,然后落在朱拓身体周遭。

朱拓虽然尽力格挡,但还是挨了不少打。

“不打了,不打了!”朱拓把手中木剑一扔,忿忿道。

吕青笑道:“大王比上个月又进步了不少,上个月大王只能勉强挡住我五招,现在已经能挡住我十招了。”

朱拓叹道:“本王可是要上阵杀敌的,只挡住十招怎么能行?吕青啊,你有没有速成的法子,就那种练习三个月顶别人十年。”

吕青摇头,苦口婆心的劝道:“大王,正所谓欲速则不达,只要大王每日勤加修炼,早晚能把武艺练出来的。”

朱拓点头,思索道:“你说的没错,本王就是因为每天忙于政务,这才把武艺荒废了。所以本王打算每日处理的政务减半,空下来时间去打猎、去射箭……”

吕青无奈道:“大王啊,现在您每天就批改一个时辰的奏章,再减半的话,那岂不是成天打猎了?”

朱拓诧异道:“什么?本王每天就批改一个时辰吗?为什么本王感觉每天在这里坐的腰酸背痛?浑身不得劲?”

这个时候,侍卫来报,说是长史张渭前来求见。

“快快快,吕青,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别让长史看见。”

朱拓赶紧把长剑扔给吕青,又慌忙脱下常服,换上朝服,三两步走到案牍前坐下,煞有其事的打开一本奏折。

“臣拜见大王。”长史张渭进殿后,向朱拓行礼跪拜。

他年龄不小了,须发花白,再加上被朱拓压榨,没日没夜的忙于朝政,所以顶着两个黑眼圈。

还没等张渭跪下,朱拓就连忙让他起身。

“张大人啊,本王正在批阅奏章,你来找本王有什么事啊?”

张渭朝朱拓努努嘴,忍不住提醒道:“大王,您奏章拿反了。”

“哦。”朱拓赶紧把奏章正过来,一本正经道:“本王向来喜欢倒着拿奏章,还请张大人不要见怪啊。”

张渭又道:“大王,您批阅奏章,为什么额头上出汗了?”

朱拓用袖子擦汗,胡扯道:“本王心中为岭南忧虑啊,每每见到这些奏章,心中难以控制激动的情绪,所以冒出了汗。唉,我岭南百姓不容易啊,还好有张大人这样的人才帮助本王。”

对于朱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张渭脸色平静的犹如一潭死水。

唉,都怪自己当年心太软,本来在山里潜修的好好的,一不留神答应了朱拓,然后出山入仕。

结果朱拓这逆子真不是个东西,所有的事务一股脑扔给了自己,甚至有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就让自己研究研究。

鬼知道他这两年经历了什么。

这长史真不是人干的。

“大王啊,老臣请辞去长史之位。”张渭突然说道。

一听这话,朱拓顿时急了,三两步走到张渭面前,一把就攥住他的手:“张大人啊,岭南要是失去了你,就犹如大明没了皇帝!”

闻言,张渭嘴角抽了抽。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也是能说的吗?

张渭摇头道:“自从我当了长史,大王无论什么事都一股脑的塞给我,老臣精力不足,实在是有心无力了。”

朱拓叫道:“张大人,本王没有交给你多少事情吧?”

张渭掰着手指头算道:“是没交给老臣多少事,老臣刚当上长史时,大王便把垦荒的事情给我了。后来,随着打败土司,大王又要迁徙人口,还要修建道路,现在又是秋忙,大王也全都交给我了。”

“除此之外,还有各个官员的任命、考核、监察,甚至连与土司的来往交流也交给老臣。”

“老臣实在是分身乏术,唯恐耽误了大事。所以,大王还是任命别人当长史吧。”

张渭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他年龄都那么大了,朱拓还交给他那么多繁重的事务,就算是拉磨的驴子也没这么使唤的。

朱拓安慰道:“张大人啊,这是造福岭南的大事。你想想,垦荒、农忙、军事,这些事情对岭南百姓都是有大好处的。”

“您是个儒者,知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当年您有大志向,却只能当一个小小的老师。现在,本王将这么多事交给您,是信任您,是想让您尽情发挥才能的啊!”

张渭脸皮抖了抖。

他都六十多岁了,黄土都埋到脖子了,还发挥个锤子啊。

再发挥就该猝死了。

张渭的脸色很是苦涩,道:“可大王交给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您不要嫌多,您要为岭南百姓考虑考虑啊,实在不行,也为自己的后代着想啊。如今本王封给了你两千多户,若是把这些事做好,起码还能再加一千户,这在岭南可是独一份的荣耀啊。”

“现在您出门,哪个人见到都要行礼。岭南的百姓敬重您,甚至把你当成了大善人,岭南要是治理的好,您就是头功……”

“可是……”

“没什么可是。现在岭南百姓过得不容易啊,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就是因为这些政策还没实施,您看着街上的百姓不心痛吗?”

对朱拓的言辞,张渭早就听惯了,甚至都能背下来。

第一,打亲情牌,说如何信任自己,如何敬重自己之类的。

第二,打感情牌,说岭南缺不了自己,话语之严厉,好像只要少了自己,岭南的百姓明天就要全饿死了。

第三,就是激将牌,说自己身为一个儒者,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要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觉悟。

他就不明白了,儒者是和你有仇吗?

动不动就想让人家累死。

虽然大王爱吹牛逼,但大王说的话也有真的,他的土地越来越多,他的身份越来越高贵,就算是太尉士子梁见了他,也要行礼。

他的亲人也被朱拓妥善安置,每个亲人都以他为豪,这让他心中也不由得感激朱拓。

毕竟他从前只是一个教书先生,虽有些贤名,但没有尊崇的地位。

“老臣不是抱怨,只是想请大王给老臣找几个帮手。”看着还在滔滔不绝讲大道理的朱拓,张渭忍不住说道。

小说《被贬戍边三年,大明皇帝亲自接我回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